pujcka online ihned bez registru Králův Dvůr pujcky online bez registru Prostějov pujčky pro cizince bez trvalého pobytu pujcky bez registru online Zlaté Hory

孙坚

孙坚(155年-191年[1]),字文台,亦作文台,吴郡富春县(今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人,东汉末年军阀诸侯将领,是东吴势力奠基者孙策、建国者孙权的父亲,汉破虏将军、封乌程侯、领豫州刺史、长沙太守。在讨伐董卓时期间建立许多战功担任先锋、斩杀华雄、击败吕布、率先进入帝都洛阳、董卓被迫求和等事迹。进入洛阳后修复洛阳皇陵宫庭。史载其“容貌不凡,性阔达,好奇节”。据《三国志》记载自称是大军事家孙武的后裔[2]。其次子孙权称帝后,追尊为武烈皇帝。

  生平

早年

孙坚出生于永寿元年(155年)《三国志》记载孙坚“世仕吴,家于富春”。孙坚依附袁术,统领(今江北,包括江苏北部还有安徽一些地方)。

《三国志》记载他17岁就单挑群盗,随其父孙锺一起乘船去钱塘,途中,正碰上海盗胡玉等人抢掠商人财物,在岸上分赃。商旅行人,一见此情此景,都吓得止步不前,过往船只,也不敢向前行驶。孙坚见状,对父亲说:“此贼可击,请讨之。”他父亲说:“非尔所图也”[3]。,但孙坚已经拿刀冲上岸,并且指手划脚,分赃人以为官兵捕捉,吓得立刻抛弃财物逃跑;孙坚追捕海贼,还斩下一个首级回来,其父孙锺大惊,孙坚因此事出名并做了县吏。“以骤勇敢为见重于州郡”,历任郡县的司马、县丞。

汉灵帝熹平元年(172年)会稽妖贼许昌起于句章,自称阳明皇帝,与其子韶煽动诸县,众以万数。孙坚以郡司马募召精勇,得千余人,与州郡之兵合力讨破许昌。刺史臧旻列上功状,诏孙坚真除盐渎丞,数岁徙盱眙丞,又徙下邳丞。

征伐黄巾

主条目:黄巾之乱

中平元年(184年)四月,加入讨伐军行列黄巾起义军的战斗,左中郎将皇甫嵩及右中郎将朱儁各领一军,控制五校、三河骑士及刚招募来的精兵勇士共四万多人,讨伐颍川一带的黄巾军。当时孙坚募集诸商旅及淮、泗精兵,乡里少年在下邳者皆愿随孙坚从军,千余多人。朱儁上表召募下邳的孙坚为佐军司马,与朱儁并力奋击,所向无前。六月,黄巾党便改以赵弘为帅,以十余万人占据宛城。而皇甫嵩与朱儁继续进击汝南、陈国的黄巾军,追击波才到阳翟,最后在西华大败彭脱,余军想逃到宛城,但孙坚登城先入,众人蚁附般推进,大破敌军,成功讨平豫州一带的黄巾军。张角唯有撤到广宗,卢植建筑拦挡、挖掘壕沟,制造云梯,将可攻下城池。朝廷下诏再重新调动将领:皇甫嵩北上东郡;朱儁则进攻南阳的赵弘。十月,零陵人观鹄自称“平天将军”寇桂阳,被孙坚所斩。走保宛城。有一次孙坚乘胜追击,孤军深入,结果受伤坠马倒在草丛里,当时军士分散而没有人发现,后来孙坚的坐骑跑回营地,将士便随马而来,才随马在草丛里找到孙坚,并将孙坚扶回营地里养伤。战伤养了十多日,伤势好转后,又奔赴沙场。汝、颖贼困迫,逃至宛城,固守。孙坚勇当一面,亲冒矢石,登城先入,众乃蚁附,遂大破黄巾。手下士兵受到如此鼓舞,一鼓作气,从南门打进去拿下了宛城。朱儁将此事奏表朝廷,封孙坚为别部司马。

凉州兵变

主条目:凉州之乱

中平二年(185年),凉州边章与韩遂兵变,朝廷派遣以董卓为中郎将,副左车骑将军皇甫嵩征讨。皇甫嵩以无功免归,不利。后再派张温出任司空、车骑将军,张温邀请孙坚一起前往,任参军,屯军长安。当时,张温以诏书邀召集董卓,董卓隔了很久才到,张温于是责骂董卓。当时,孙坚也在场,于是偷偷告诉张温:“董卓不怕犯罪而对您高傲,应该以檄召不到,以军法处斩。”张温说:“董卓以威名在陇蜀之间,今天杀了他恐怕征讨边章等不利。”孙坚说:“您以中央军讨贼,名声已震天下,何必要依赖董卓?我听董卓的言论,已经冒犯上司,这是第一罪;边章等人在西域跋扈多年,应该立即扑灭,董卓讨寇不力,使士气大挫,是第二罪;董卓无功无劳,又应召不到,气宇高傲,是第三罪。古代将领,以朝廷威仪服众,没有说不杀人就可以立威的。过去穰苴斩庄贾,魏绛杀扬干都是。今天您对他心软,不立即动手,恐怕有损军威。”懦弱的张温实在不敢这么做,反而说:“你快走罢!免得董卓怀疑。”孙坚于是离去。后来,董卓进京,张温反被董卓所杀。

 区星之乱

中平四年(187年)长沙贼军首领区星自称将军,孙坚军与区星军,爆发了区星之乱,万众余人攻围城邑,周朝、郭石亦帅徒众起于零陵、桂阳,与区星相应,朝廷敕封孙坚为长沙太守。孙坚到郡中亲率将士,施方略设备,旬月之间,克破区星等。又越境过去零陵征讨周朝、郭石,郡中震服,三郡整肃。汉朝录坚前后功,封其为乌程侯[4]。期间推举当地名士桓阶为孝廉[5]。

当时宜春县被贼兵攻打,时宜春县令是庐江太守陆康的侄儿,却派使者求助于孙坚。孙坚整装待发,主簿劝孙坚不要越界征讨,孙坚说:“我没有什么文德,以征讨为功,越界帮忙也是为了保全别的郡国,即使获罪,我也无愧于天下!”于是进兵,贼兵闻风而散[6]。

群英聚义

主条目:董卓讨伐战

初平元年(190年)初,东郡太守桥瑁向各地诸侯发出讨伐董卓的檄文,众诸侯纷纷起兵响应讨伐董卓,孙坚在长沙起兵北上前往会盟。荆州刺史王叡一向待孙坚无礼。王叡起兵讨伐董卓前,声称要先讨伐与自己不和的武陵太守曹寅。曹寅怕被杀,便伪造案行使者温毅的檄文交给孙坚,檄文中要求孙坚诛杀王叡。孙坚立即领兵前往王叡处,王叡问:“我(有)何罪?”孙坚答道:“坐无所知。”(你的罪过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王叡便吞金自杀(把生金削到酒中,然后灌下,古书载:生金有毒。)。南阳太守张咨在孙坚军过时不加以支援。孙坚送牛、酒给张咨,张咨次日亦上门答谢,二人酒宴正酣时,长沙主簿入内报告孙坚:“前移南阳,而道路不治,军资不具,请收主簿推问意故。”张咨十分恐惧,却因四周士兵封锁无法离开。不久,主簿又报:“南阳太守稽停义兵,使贼不时讨,请收出案军法从事。”张咨随即被斩。从此无人敢不满足孙坚军的要求。孙坚率军到达鲁阳,盟于袁术袁术立即上表朝廷,表奏孙坚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故孙坚又称为“孙破虏”。

 临危不惧

初平元年(190年)冬,孙坚派长史公仇称回州督促军粮,于城门东外设帐幔,邀请官属为仇称设宴送行。刚好董卓军数万步、骑突然出现,但孙坚仍在行酒令、谈笑自若,整顿部曲,命他们不可妄动。后来董军骑兵渐到,孙坚才起来,徐徐率军入城,对他们说:“向坚所以不即起走,恐兵相蹈藉,诸君不得入耳。(我所以不立即起来走避,是怕士兵互相争先,令各人反而不能入城。)”董卓军见孙坚军整齐,不敢攻势而归还。

后孙坚改屯梁东,而董卓派徐荣、李蒙四出虏掠,与孙坚在梁县发生遭遇战,孙军大败,孙坚与数十骑突围而走。因为孙坚兜鍪配戴赤帻(红色头巾),太过显眼被董军认出,便脱下来给了近将祖茂戴上,引开徐荣军骑兵,孙坚则由小路逃出。祖茂被敌军追得困迫,便下马将头巾放在一条烧过的柱上,自己则隐藏在草堆中。骑兵看见头巾,以为是孙坚,便将头巾重重围绕,到近看才发现是柱,便离去。”(三国演义为尊刘贬曹抑孙戏剧效果移花接木给华雄)孙军大多兵将被俘,更以残酷手段所杀,如颍川太守李旻就被烹死,其他士卒则以布缠裹,吊起倒立到地,用热油灌杀。

 斩杀华雄

初平二年(191年)二月,孙坚收复散兵,屯兵阳人,董卓便派胡轸为大督护、吕布为骑督及其他多位都督,率五千步骑攻击孙坚。吕布与胡轸不和,军中惟乱,士卒散乱。孙坚追击,胡轸与吕布败退[7]。胡轸扬言要斩杀一个长官,做为整肃军纪手段,各都督听到后都十分讨厌他。当到达离阳人城数十里的广成已是黄昏,兵马疲乏,又受董卓节度,便下扎喂马、休息,准备在夜里出发,次日早上攻城。各将领讨厌胡轸,想要破坏他的计划,吕布等便扬言阳人的士兵已走,应立即追击。胡轸立即出兵,但原来孙坚军已整顿守备,董军无奈,加上吏士饥渴,人马疲乏,唯有就地休息。吕布又大喊敌人偷袭,全军混乱,弃甲逃走,骑失马鞍。逃出十多里外,才发现没有敌人,刚好天亮,便拿回兵器,想再攻城,可是军队已被孙坚军发现,城池已被加固,胡轸等唯有撤退。孙坚出城追击,大败敌军,斩杀都督华雄等人[8](三国演义为尊刘贬曹抑孙戏剧效果移花接木给关羽因而虚构出温酒斩华雄)。

孙坚大败董卓军[9],有人便向袁术进言:“坚若得雒,不可复制,此为除狼而得虎也。(孙坚若得洛阳,不可制约他了,这是除去董卓而树立孙坚阿。)”袁术心疑,便不发运粮草给孙坚。孙坚便连夜赶回鲁阳,严辞切责袁术,且说:“上为报国讨贼、下为报袁术族人之仇。我孙坚与董卓亦无私怨,而你却听信谗言,竟然还怀疑我。[10]”袁术听完孙坚之言后感到羞愧,于是立即调度孙坚军的粮草及军械,孙坚亦回到阳人。

誓杀董卓

董卓知道孙坚厉害,便派李傕游说孙坚和亲,更称可以令其子弟们担任刺史、郡守,但孙坚一身英雄气概,且义正辞严的不为所动,并拒绝董卓的利诱,还厉声严喝斥责董卓,声言要灭其三族[11],并立即进军大谷,董卓亲自率兵与孙坚在先帝陵墓间发生战斗,董卓败走,移屯渑池,另在陕集兵。孙军便进入洛阳宣阳城门,击破董卓军殿后的中郎将吕布[12]。并扫除宗庙,祠以太牢,孙坚祭祀天地后,分兵出函谷关,到新安、渑池防御董卓军。董卓留董越屯兵渑池,段煨屯兵华阴,牛辅屯兵安邑,其他将领留守各县,制衡山东,自己则出发向长安。而孙坚得不到各路诸侯支持,于修缮汉室皇陵后,便率军还鲁阳。孙坚勇敢对抗董卓引起董卓重视,董卓对长史刘艾说:“关东诸将屡战屡败,不足为虑,只有孙坚这家伙,大家要警惕[13]。”

 联军兴散

三国演义中提到孙坚一度获得传国玉玺

虽然先锋队孙坚军攻进了洛阳,但联军的诸侯军阀却各怀鬼胎,故意按兵不动,且饮酒作乐,为了扩大势力地盘,纷纷兼并割据。袁绍、袁术虽为兄弟,可互相也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因袁术不赞同袁绍拥立新帝刘虞的提议,兄弟二人因此不和。当袁术派孙坚去攻打董卓未归之时,袁绍却改派周喁为豫州刺史,想要夺取孙坚的地盘,率兵袭取豫州刺史治所阳城。孙坚得此讯息,感慨道:“我们同举义兵,是为了挽救江山社稷。如今逆贼将被扫灭,内部却如此争斗起来,我跟谁戮力同心,回天转日呢?”语毕便流下英雄泪来。随后在与周喁的豫州战事中屡次取胜[14]。作为先锋队的孙坚,始终得不到联军大营各路人马的支援,得知形势已经由联军诸侯对抗董卓转化为各自群雄割据势力,在没有多大的成果下结束了董卓讨伐战。有史料记载孙坚军进入洛阳后拾获传国玺[15],但后来被袁术劫持孙坚妻吴夫人以夺取玉玺,作为称帝的凭据。[16]

将星殒落

主条目:襄阳之战

初平二年(公元191年),孙坚奉袁术之命讨伐荆州刘表。刘表派其部将黄祖出战,于樊城与邓州之间决战,孙坚趁夜幕突袭,黄祖逃入岘山。孙坚部众继而入山乘胜追击黄祖残部,追至峡谷中一竹林之际,遭黄祖部下吕公布于两边山峡上之伏兵投掷圆木落石。孙坚被落石击中头部,当场脑浆迸裂阵亡,享年三十七岁。

长沙人桓阶因为曾被孙坚推举为孝廉,为报此恩,他大胆前往刘表处与其斡旋。刘表欣赏其义行,于是答允其要求,把孙坚的遗体送还给孙家。孙坚侄子孙贲(孙坚之兄孙羌之子)统率孙坚部众投靠袁术,袁术上奏孙贲为豫州刺史。

  卒年疑问

关于孙坚的卒年,史料上有三种记载:

初平二年(191年)。《三国志·吴书·孙策传》裴松之注引《吴录》所载孙策表文称“臣年十七,丧失所怙”,孙策死于建安五年(200年),时年26岁,则初平二年(191年)孙策17岁时父亲孙坚去世;注文又载“张璠《汉纪》及《吴历》并以坚初平二年死”。裴松之据以上史料认为陈寿所记载的孙坚卒于192年有误。司马光、潘眉、卢弼也认同这一推论[17]。

初平三年(192年)。《三国志·吴书·孙坚传》对孙坚死亡的记载在“初平三年(192年),术使坚征荆州”后,部分人据此认为孙坚卒于192年。(开始出征为192年,战死于193年)[来源请求]《后汉书》、《后汉纪》也记载孙坚死于初平三年(前者作春季、后者系于五月)。

初平四年(193年)。《三国志·吴书·孙坚传》裴松之注引《英雄记》称:“坚以初平四年正月七日(193年2月25日[18])死。”

以下为司马光的《通鉴考异》内容:[19]

【范书初平三年春坚死】吴志孙坚传亦云初平三年,英雄记曰初平四年正月七日死,袁纪初平三年五月。山阳公载记载䇿表曰“臣年十七,丧失所怙。”裴松之按䇿以建安五年卒,时年二十六,计坚之亡,䇿应十八,而此表云十七,则为不符。张璠汉纪及胡冲吴历并以坚初平二年死,此为是而本传误也,今从之

  后继有子

孙坚身故之后,孙策拿回父亲尸体后将其安葬于曲阿,长子孙策本当承袭父亲爵位(乌程侯),但孙策让之于四子孙匡承袭。[20]

建安三年(198年),孙策成功平定江东,建立起江东政权。建安四年(199年)孙策率军讨伐黄祖,迫使黄祖只身逃走。孙策死后,次弟孙权继业。

建安八年(203年),孙权率军战黄祖爆发了夏口之战但无功而返失利损兵折将凌操。

建安十三年(208年)春时,孙权再次率军征伐黄祖爆发了江夏之战,大将吕蒙打败黄祖水军,并收编了甘宁作为麾下,凌统则攻克江夏守军,孙权军大获全胜,黄祖被孙权配下骑兵冯则所杀,并夺取江夏为领土。同年冬时,爆发了赤壁之战周瑜程普率军大败曹操于赤壁乌林一带,奠定了三国鼎立之局面。

黄龙元年(229年)次子孙权称帝后,立建业为帝都,追谥其父破虏将军孙坚为“武烈皇帝”,以“思崇严父配天之义”尊庙号始祖,葬高陵墓[21][22],追谥其母孙破虏吴夫人为“武烈皇后”,追谥其兄讨逆将军孙策为“长沙桓王”,并册封长子孙登为皇太子,孙策子孙绍为吴侯。[23][24]

 部下

程普,字德谋,追随孙坚,孙坚死后继而追随其长子孙策与次子孙权为主公,为东吴三代老将元勋,功勋卓著,军中诸将最为年长,东吴军士尊称为“程公”,后轻视周瑜,便多次羞辱周瑜,但周瑜每次都容忍下来,程普才认同周瑜的气量与为人。

黄盖,字公覆,追随孙坚,孙坚死后继而追随其长子孙策与次子孙权为主公,为东吴三代老将元勋,和周瑜商量破曹之计,并献计于周瑜火攻烧船破曹,周瑜认为可行,赤壁之战火烧战船,黄盖领首功。

韩当,字义公,追随孙坚,孙坚死后继而追随其长子孙策与次子孙权为主公,为东吴三代老将元勋,韩当因为善使弓术、骑术而且臂力过人而受到孙坚赏识及提拔,对孙氏江东的奠定与稳定付出功不可没,为东吴立下赫赫战功。

朱治,字君理,初为县吏,后察孝廉,州辟从事,随孙坚征伐。中平五年,拜司马,从讨长沙、零、桂等三郡贼周朝、苏马等,有功,孙坚表朱治行都尉。从破董卓于阳人,入洛阳。上表为行督军校尉,特将步骑,东助徐州牧陶谦讨黄巾。孙坚战死后,助孙策,依附袁术。后知袁术心术不正,劝孙策平江东。时太傅马日䃅在寿春,辟朱治为掾,迁吴郡都尉。是时吴景已在丹杨,而孙策为袁术攻庐江,于是刘繇恐为袁术、孙策所并,遂构嫌隙。而孙策家门尽在州下,朱治使人于曲阿迎孙坚妻吴夫人及孙家弟妹,所以供奉辅护,甚有恩纪。朱治从钱唐欲进到吴郡,破吴郡太守许贡。山贼严白虎,朱治遂入郡,领太守事。

祖茂,字大荣,在梁县孙坚遭徐荣伏击而率众包围孙坚,孙坚令近身侍卫祖茂穿戴着孙坚常戴的红头巾,董卓骑兵队以为戴红头巾的祖茂是孙坚,祖茂负责引开董卓追兵,于是追击祖茂,孙坚因此能逃脱。

徐琨,追随孙坚征伐有功,拜偏将军。孙坚死后,随孙策讨樊能、于麋等于横江,击破张英于当利口,击走笮融、刘繇。领丹杨太守,会吴景委广陵来东,复为丹杨守,以督军中郎将领兵,从破庐江太守李术,封广德侯,迁平虏将军。后从讨黄祖,中流矢卒。父为孙坚妹夫徐真,女儿为孙权徐夫人、孙登养母。

吴景,追随孙坚征伐有功,受骑都尉。孙坚死后,讨伐丹杨太守周昕,占领了丹杨后袁术上表吴景为丹杨太守。袁术与刘备争夺徐州时,任命吴景为广陵太守。袁术僭越称帝时,孙策派人通知吴景。吴景东归孙策,孙策仍任他为丹阳太守。汉使到来,授衔扬武将军,仍旧领丹杨。其姊为孙坚正妻孙破虏吴夫人。

孙静,字幼台,孙坚幼弟,孙坚起兵后以宗室数百人戒备故乡,协助孙策平定江东一带,攻伐会稽时,献策以声东击西之计击败易守难攻的会稽,后来孙策平定江东后予以重任,孙静因思念故乡而推辞,回到家中病死。

孙河,字伯海,孙坚族子,曾出继姑家俞氏。孙河自少跟随孙坚出征,常常作前驱,后来领孙坚亲兵,军队内部的事项军纪他都清楚,被孙坚视为心腹。

孙香,字文阳,孙坚再从弟孙孺之子,追随孙坚征伐有功,孙坚战死后随孙策投靠袁术,后因路途遥远而未能回到江东追随孙策创业,病死于寿春。

孙贲,字伯阳,孙坚侄子,孙坚在长沙起兵时,孙贲弃官追随孙坚征伐,孙坚战死后护送孙坚灵柩,并统领孙家部众依附袁术,孙策率兵过江平江东给予协助,孙策与袁术决裂后,孙贲响应孙策的号召而渡江回江东,领豫章太守封都亭侯。

芮祉,字宣嗣,从孙坚征伐有功,孙坚举荐芮祉为九江太守,后转吴郡,所在有声。其长男芮良(字文鸾)随孙策平江东,孙策任其为会稽东部都尉,其次男芮玄(字文表)在兄长死后统领其兵,并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以功被封为溧阳侯。孙权欲为太子孙登娶妃,群臣皆以芮祉、芮良、芮玄以德义文武显名三世,而推荐芮玄之女。

公仇称,孙坚部下,担任长史一职,孙坚讨伐董卓时派他袁术军驻地去催促粮草[25]。

  评价

  •   陈寿:“勇挚刚毅,孤微发迹,导温戮卓,山陵杜塞,有忠壮之烈。”
  •   董卓:“孙坚小戆,颇能用人,当语诸将,使知忌之。”
  •   刘艾:“坚虽时见计,故自不如李傕、郭汜。”“坚用兵不如李傕、郭汜。坚前与羌战于美阳,殆死,无能为!”
  •   陆机:“权略纷纭,忠勇伯世,威棱则夷羿震荡,兵交则丑虏授馘,遂扫清宗祊,蒸禋皇祖。……忠规武节,未有如此其著者也。”
  •   华谭:“昔吴之武烈,称美一代,虽奋奇宛叶,亦受折襄阳。讨逆雄气,志存中夏,临江发怒,命讫丹徒。”
  •   裴松之:“孙坚于兴义之中最有忠烈之称,若得汉神器而潜匿不言,此为阴怀异志,岂所谓忠臣者乎?吴史欲以为国华,而不知损坚之令德。如其果然,以传子孙,纵非六玺之数,要非常人所畜,孙皓之降,亦不得但送六玺,而宝藏传国也。受命于天,奚取于归命之堂,若如喜言,则此玺今尚在孙门。匹夫怀璧,犹曰有罪,而况斯物哉!”
  •   孙元宴:“委存张公翊圣材,几将贤德赞文台。争教不霸江山得,日月征曾入梦来。”
  •   何去非:“特孙坚激于忠勇,投袂特起于区区之下郡,奋以诛卓,虽卓亦独惮而避之。惜乎!三失大机而功业不就,卒以轻敌遂殒其身,由无谋夫策士以发其智虑之所不及故也。”
  •   晁补之:“吴人轻而无谋,自古记之矣。孙坚、孙策皆无王霸器。坚轻骑从敌,策暂出遇仇,俱以轻败。虽赖周瑜、鲁肃辈辅权嗣立,亦权稍持重,故卒建吴国也。”
  •   王应麟:“孙坚与策,皆以轻敌陨其身。权出合肥之围,亦幸而免。”
  •   洪迈:“董卓盗国柄,天下共兴义兵讨之,惟孙坚以长沙太守先至,为卓所惮,独为有功。故裴松之谓其最有忠烈之称。然长沙为荆州属部,受督于刺史王睿。睿先与坚共击零、桂贼,以坚武官,言颇轻之。及睿举兵欲讨卓,坚乃承案行使者,诈檄杀之,以偿囊忿。南阳太守张咨,邻郡二千石也,以军资不具之故,又收斩之。是以区区一郡将,乘一时兵威,辄害方伯、邻守,岂得为勤王乎?刘表在荆州,乃心王室,袁术志于逆乱,坚乃奉其命而攻之,自速其死,皆可议也。”
  •   萧常:“自董卓称乱,四方倡义而起者非一,然皆负恃其众,因之以自封殖,卒无一人婴其锋者;独坚一战而败之,遂使西走,修复园陵,祗祀庙社,此其忠义奋发,岂袁、刘辈可同日语哉!惜其孤军无继,功弗克就,而其志有足尚也。”
  •   郝经:“破虏以雄才壮略,遭汉衰末,慨然有拨定之志。崛起吴会,陵蹈中原,讨灭黄巾,劝诛董卓,识度远矣。逮卓废立劫迁,奋其忠烈,以偏师追亡逐北,使不敢东。修塞园陵,保完汉玺,威震函洛,向非袁术掣肘,扶义而西,汉未必亡。”
  •   王夫之:“孙坚之始起,斩许生而功已著,参张温之军事,讨边章而名已立,非不可杰立而称雄也;奋起诛卓,先群帅而进屯阳人,卓惮之而与和亲,乃曰:‘不夷汝三族悬示四海,吾死不瞑目。’独以孤军进至雒阳,埽除宗庙,修塞诸陵,不自居功,而还军鲁阳。当斯时也,可不谓皎然于青天白日之下而无惭乎?故天下皆举兵向卓,而能以躯命与卓争生死者,孙坚而已矣。其次则曹操而已矣。”
  •   罗贯中:“谁道江南少将才?明星夜夜照文台。欲诛董卓安天下,为首长沙太守来。”

  艺术形象

 影视形象

  •   中国中央电视台电视剧《三国演义》(1994年):由吴晓东饰演孙坚。
  •   台湾民视/八大电视剧《终极三国》(2009年):由那维勋饰演孙坚。
  •   中国电视剧《三国》(2010年):由范雨林饰演孙坚。

 动漫游戏形象

  •   真三国无双系列/无双OROCHI系列(光荣公司开发,徳山靖彦配音)
  •   《苍天航路》(王欣太)
  •   《火凤燎原》(陈某)

  注释及资料来源

  1.   卒年有争议,亦有192年、193年之说,详见本条目“卒年疑问”一节
  2.   wikisource:zh:三国志/卷46
  3.   《三国志·吴书·孙破虏传》
  4.   《三国志·吴书·孙破虏传》:时长沙贼区星自称将军,众万馀人,攻围城邑,乃以坚为长沙太守。到郡亲率将士,施设方略,旬月之间,克破星等。周朝、郭石亦帅徒众起于零、桂,与星相应。遂越境寻讨,三郡肃然。汉朝录前后功,封坚乌程侯。
  5.   《三国志·桓阶传》:桓阶字伯绪,长沙临湘人也。仕郡功曹。太守孙坚举阶孝廉,除尚书郎。
  6.   《吴录》:是时庐江太守陆康从子作宜春长,为贼所攻,遣使求救于坚。坚整严救之。主簿进谏,坚答曰:“太守无文德,以征伐为功,越界攻讨,以全异国。以此获罪,何愧海内乎?”乃进兵往救,贼闻而走。
  7.   《后汉书》董卓列传记载“孙坚收合散卒,进屯梁县之阳人。卓遣将胡轸、吕布攻之。布与轸不相能,军中自惊恐,士卒散乱。坚追击之,轸、布败走。”
  8.   《三国志·吴书·孙破虏传》“坚复相收兵,合战于阳人,大破卓军,枭其都督华雄等。”
  9.   《后汉书》”袁绍遣小将盗居其位,断绝坚粮,不得深入,使董卓久不服诛。”
  10.   《三国志·吴书·孙破虏传》:“所以出身不顾,上为国家讨贼,下慰将军家门之私仇。坚与卓非有骨肉之怨也,而将军受谮润之言,还相嫌疑。”
  11.   《三国志·吴书·孙破虏传》:他义正辞严地说:“卓逆天无道,荡覆王室。今不夷汝三族,悬示四海,则吾死不瞑目。岂将与乃和亲邪!”
  12.   《后汉书‧董卓传》:“坚进洛阳宣阳城门,更击吕布,布复破走。”
  13.   《后汉纪》卷26:卓谓长史刘艾曰:“关东诸将数败矣,无能为也。唯孙坚小敢,诸将军慎之。坚昔西征,其计策略与人同,无故从诸袁儿,终亦死尔。”艾曰:“坚用兵不如李傕、郭汜,坚前与羌战于美阳,殆死,无能为。”卓曰:“坚时将乌合兵,且战有利钝。卿今论关东大势尔,亦终无所至。但杀二袁儿,则天下自服矣。”
  14.   《三国志》注引《吴录》:是时关东州郡,务相兼并以自强大。袁绍遣会稽周喁为豫州刺史,来袭取州。坚慨然叹曰:“同举义兵,将救社稷。逆贼垂破而各若此,吾当谁与戮力乎!”言发涕下。喁字仁明,周昕之弟也。《会稽典录》曰:初曹公兴义兵,遣人要喁,喁即收合兵众,得二千人,从公征伐,以为军师。后与坚争豫州,屡战失利。
  15.   《三国志·孙破虏讨逆传》注引《吴书》
  16.   《后汉书·刘焉袁术吕布列传》、《三国志·孙破虏讨逆传》注引《山阳公载记》
  17.   《三国志集解·孙策传》
  18.   两千年中西历换算
  19.   《s:资治通鉴考异(四库全书本)/卷03》
  20.   魏略:策当嗣侯,让予弟匡。
  21.   《宋书·礼志三》载何承天引环氏《吴纪》:“权思崇严父配天之义,追上父坚尊号为吴始祖。”
  22.   《吴录》:尊坚庙曰始祖,墓曰高陵。
  23.   中国古代皇帝常常追尊生前未成为皇帝的生父为皇帝,相应的,生前未成为皇后的生母则被追尊为皇后,因为孙坚被孙权追尊为武烈皇帝,所以吴夫人被追尊为武烈皇帝的皇后武烈皇后。
  24.   《三国志·孙破虏讨逆传》:“权称尊号,追谥策曰长沙桓王,封子绍为吴侯,后改封上虞侯。”
  25.   《三国志·吴书·孙坚传》:“前到鲁阳,与袁术相见。术表坚行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遂治兵于鲁阳城。当进军讨卓,遣长史公仇称将兵从事还州督促军粮。施帐幔于城东门外,祖道送称,官属并会。”
  26.   后孙权改孙朗一脉为丁氏,可能即孙朗母家。《三国志·孙匡传》:裴松之注引《江表传》曰:曹休出洞口,吕范率军御之。时匡为定武中郎将,遣范令放火,烧损茅芒,以乏军用,范即启送匡还吴。权别其族为丁氏,禁固终身。◎臣松之按:本传曰“匡未试用,卒,时年二十余”,而《江表传》云吕范在洞口,匡为定武中郎将。既为定武,非为未试用,且孙坚以初平二年卒,洞口之役在黄初三年,坚卒至此合三十一年,匡时若尚在,本传不得云“卒时年二十余”也。此盖权别生弟朗,《江表传》误以为匡也。朗之名位,见《三朝录》及虞喜《志林》也。

  参考资料

  •   《三国志‧吴书·孙坚传》
  •   《三国志·魏志廿二·桓阶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孙坚

顶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