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jcky online bez registru Lázně Bohdaneč pujcka v nouzi online nové pujcky pred výplatou Chlumec pujcka online ihned Bučovice výhodná půjčka na bydlení

分享 一曲水龙吟,赠迟子建,和她的《伪满洲国》

2019年元旦 ,迟子建从哈尔滨来到南京,南京用新年的第一场雪迎接雪国的女儿。

迟子建说,自己已有十八年没有进书店做过活动,此次远道而来,热切等候她的,是阔别已久的老朋友:

清华大学教授、著名作家格非

南京大学教授、著名作家毕飞宇

苏州大学教授、海外汉学研究者季进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评论家何平

国际出版人、翻译家陈迈平

《钟山》杂志副主编何同彬

此刻,也是先锋书店群星闪耀时。

迟子建带给读者的新年礼物是《伪满洲国》。她于1988年萌发写作动机,1998年动笔写作,两年后作品在南京《钟山》杂志首发。这本书在问世十八年后,由译林出版社重版,仿佛一次游子归乡,《伪满洲国》重磅归来,又一次回到南京,带读者重返历史之河,也了解作品背后的迟子建。

心在千山外

一部难以忘怀的旧作,一个只能在梦里牵手的爱人,以及不言不语的青山和自来自去的月亮……这也是我有勇气把《伪满洲国》再度推到读者面前的动因吧。

迟子建

对于我来说,《伪满洲国》是一本跨世纪的小说, 我在二十多年前,1998年开始写作,但是在1998年之前,我对这部长篇的筹备已经开始了。这是我个人写作历史上格外看重的一部长篇。但因为它的体量比较大,又因为那个年代接纳这样的一部作品可能需要机缘,种种原因没有被大家太注意到。所以我也要感谢译林出版社,长达近两年时间的打磨,以这样的样貌呈现给大家,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要美丽得多。

《伪满洲国》和我是有缘分的,在生命的特定阶段它才会出现。这种元气、力量,包括勇气,甚至有点无知者无畏。可能也会有人突然动这个题材,写了你怎么办?我完全没有管,就一门心思地做这样一个事情。在当年文坛上,我不是受宠的孩子,也没有人关注。我不入流,这样我就可以很自在地干自己的事情,可以做资料准备,到写作,到出版。我写《伪满洲国》的时候,我住在哈尔滨,最早在一个八楼的一室一厅的小房子,每天写完了我下楼,有一种恍惚感,历史中的李香兰,想当演员的沈雅娴……我觉得我挺像自己笔下的那些人物,分不清是在那个年代还是在现在,周围游动的好像都是那个年代的人一样,说明我整个写作的状态是好的。

我在大概两年的时间里写完这部长篇,我完全掉到这个情境当中了。

毕飞宇

一个作家要成长得比较好,他可能要有几个东西。一个是时势,你撞上了一个比较好的时代。第二个就是外力,比如一个写小说的人得到一个导演的特别喜爱,你的某一个作品成了一个电影或者电视作品,小说家特别容易借这样的势,一下就冲了出来,我本人是享受过这种好处的。

迟子建大概是很少的,极少的,几乎没有得到外势的作家,在我的印象当中,子建是自己拿了一把榔头或者凿子在那里打石头,把石头打得一块块落下来以后,再打再落。迟子建就是这样通过一个汉字一个汉字,一个作品一个作品地把自己摞成了一个丰碑的作家。每当我想起这个来,我就对迟子建肃然起敬,她确实是一个特别令人尊敬的作家,什么都没有靠,也不靠哥们儿,也不靠恶性的炒作。我坚信不管有多么大的风浪,那个丰碑会相当长的时间里面屹立在那里,很少有谁能够有力量把它推倒,这是一个特别扎实的感受。

我跟迟子建之间拥有非常好的私人友谊,但是在更多的时候,我读她的作品,想起她时,更多的是对她的尊敬,像她这样的一个人,势她几乎没有借到,利她更没有借到。说到一个人在江苏的写作,相对要容易得多,你不信跑到漠河,跑到黑龙江写写看,20年都不一定有人知道。

七十万字,几天就看完了,非常好读

《伪满洲国》,我们以为是一个宏大的历史性的叙事,但是进入到小说世界,发现是一个最日常的叙事方式。那样一种抒情性的东西,那样一种人性的东西,有情的东西,使得这个小说那么充沛,那么丰满。

格非

《伪满洲国》整个作品的章节是按年份排下来的,从1932年到1945年,特别的简洁大方。那是她三十四岁的时候,力气好像是用不完似的,那样的年纪才有可能干这样的事情。

我个人重新读的时候,觉得它具有饱满的热忱,有非常充沛的精力,有一种野心,同时在关注一个比较重大的问题,融入了作者很多的既随意又特别自然的手法。小说一开头写吉来的故事,慢慢过渡,你会看她的笔触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很小的事件,一个很小的人物然后进入,写着写着河流就变宽了。

季进

在收到译林社给我寄的这本书后,我几天就看完了,非常好看。读完以后我就觉得这不是一个二十年前的旧作,而是迟子建刚拿出来的新作。她始终维持在相当高的水准上,其他的也不怎么管,一心营造自己的文学世界。

如果用一个最简单的概括,我觉得它是一个抒情的史诗或者是一个有情的史诗。这种呈现不是宏大叙事,而是一种老百姓的视角。《伪满洲国》这个名字已经吊起了我们读者的预期,以为是一个宏大的历史性的叙事,但是进入到小说世界,却发现是一个最最日常的,进入到生活肌理当中的小说叙事。用这样的方式来呈现宏大的主题,这两者之间形成了一个非常奇妙的张力,这可能是这部作品非常吸引人的地方。

一旦进入了小说世界,基本上是欲罢不能的。看起来每个片断每个情节线索之间似乎没有太多的联系,读完了以后会发现这个小说有网络状的东西,彼此之间建构起了一个非常严密的系统。上百位人物的故事清晰地交织着,彼此内在的关联性有作者的用心在里面。

小说家最大的荣耀,在于创造历史

迟子建在写作《伪满洲国》时,查阅了大量的历史的文献,做了很多的田野调查。但是,《伪满洲国》最了不起的地方不在于它呈现了什么,而是作者通过大长篇,史诗般地创造了只属于她的历史,就这一条,《伪满洲国》就了不起。

迟子建

我小说里涉及很多细节,一些民俗,比如秧歌扭法是什么样的,那个时候的衣着,那个时候的妓院是什么样的,烟馆的陈设是什么样的,在哪条街巷,我基本上是用史实的。我要写奉天的当铺,我就要了解那个时候的当铺,人们什么时候来当铺,当票什么时候开,死当怎么处理……我又了解到当铺的柜台通常是很高的,让里面的人看下面的人,或者下面的人只把东西递上面,通过高高柜台。小说里这些细节比比皆是。比如说那个诗人陈希金,他读到的封禁的书是什么。甚至我写到土匪的行话……

你想我要看多少的资料,一朵花的背后都是一棵大树,要张开很多的树叶,你要把这些树叶都看到了,才能从细节里面凝练成一朵花,放到我的《伪满洲国》。

格非

这个写作过程我也觉得特别有意思,比如说迟子建关注了很多重大历史事件,视野非常开阔,她的落脚点和我的观点一样,作家跟历史学家最大的不同,是作家会更多地关注普通人的情感和生存方式,他们跟历史之间的关联。我觉得迟子建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长篇小说家。特别是她对具体人物的情感的描述,一直到东北那么多的风土人情,所有的地理、气侯全部有根有据。它是一个地方风俗史、社会史,它构建了一个大的构架。

毕飞宇

如果我们把史诗类的作品往下细分,在中国最起码可以发现两种,一种是《三国演义》,一种是《红楼梦》,二者谁更有价值?我会毫不犹豫地说《红楼梦》有价值得多。《三国演义》这样历史题材的史诗,它有一个巨大的作用,就是某种程度上它呈现了历史。但《红楼梦》里面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情,除了园子里的树木和石子以外,它的历史文化是需要作家命名的,是需要作家加以文化处理的。换句话说,《红楼梦》这样的史诗,价值不在于呈现,而是创造历史。

迟子建在写作《伪满洲国》时,查阅了大量的历史的文献,做了很多的田野调查。但是,《伪满洲国》最了不起的地方不在于它呈现了什么,而是作者通过大长篇,史诗般地创造了只属于她的历史,就这一条,《伪满洲国》就了不起。

彩蛋时间

现场一位高三男生,为迟子建吟唱了自己编曲的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迟子建又意外又感动,站起来听完曲子,嘉宾都站着为孩子鼓劲。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迟子建著

ISBN:9787544773454

2018年11月出版

点击书影即可购书

一曲庶民的悲歌 一部史诗性巨著

· 十年酝酿,七十万字,编年体讲述

· 伪满洲国(1932—1945)十四年间湮灭往事

· 上千里纵横,从哈尔滨到奉天,从大兴安岭到乌苏里江

· 上百位人物,三教九流群生众相,战乱时代人间悲欢

作者简介

迟子建: 1964年元宵节出生于黑龙江漠河北极村,1984年毕业于大兴安岭师范学校, 1987年入北京师范大学与鲁迅文学院联办的研究生班学习,现为黑龙江省作 协主席。1983年开始写作,已发表以小说为主的文学作品六百余万字,出版 有八十余部单行本。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伪满洲国》《额尔古纳河右岸》 《白雪乌鸦》《群山之巅》等,小说集《雾月牛栏》《世界上所有的夜晚》等,散 文随笔集《我的世界下雪了》等。 曾获得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澳大利 亚悬念句子文学奖等多项文学大奖,作品有英、法、日、意、韩、荷兰文等多个海外译本。

感谢先锋书店提供图片

本期编辑:鱼摆摆 魏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分享 一曲水龙吟,赠迟子建,和她的《伪满洲国》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