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嶷

张嶷(2世纪-254年),字伯岐,益州巴郡南充国(今四川省南充市)人,[1]三国时期蜀汉将领。

  生平

张嶷弱冠时任县功曹,建安十九年(214年),刘备定蜀,张嶷勇救县夫人脱强寇之手,由是显名,州里征召他为州从事。[2]

张嶷出身自孤苦家庭,少时有胆色,与龚禄、姚伷有深厚的情谊。[3]

建兴五年(227年),诸葛亮北伐,汉中、广汉、绵竹地区山贼张慕等乘机作乱,张嶷以都尉身份领兵讨伐,用计将张慕等五十余人斩首,十日内就将山贼平定,后张嶷生了场重病,由于家境贫寒,张嶷亲自驱车拜会有通厚名声的广汉太守何祗那,托他为自己治病。何祗拿出所有资产为他治疗,几年后将他的病治好,后来张嶷被任命为牙门将。[4]

建兴十四年(236年),武都氐王苻健要求归降,将军张尉前往迎接,然而到了约定日子还不见人影,大将军蒋琬因此焦虑,张嶷猜测说:“苻健他是真诚的请求归降,必定没有变故,但是我听说苻健的弟弟很狡黠,夷狄不可能一起归附,恐怕会背离,因此耽搁了行程。”几天过后,终于有了消息,苻健的弟弟果然率领四百户人投奔曹魏,结果只有苻健带领四百户前来归顺。[5]他们定居于广都县。[6]

 安抚南中

越巂郡自诸葛亮讨伐高定后,南中人先后杀死上任的太守龚禄、焦璜,使后来的太守不敢上任,只敢住在安定县,离郡府有八百多里的地方。当时朝中议论打算收复旧郡,张嶷被任命为越巂太守。张嶷到任后,恩威并施,赢得南中人民的信任,纷纷前来归顺。北方边境的少数民族捉马族最为勇猛,不接受调度,张嶷前往征讨,活捉其首领魏狼,释放魏狼让他回去招安其他人。张嶷上表请封魏狼为邑侯,部落里的三千多户留居原地并让他们有事可做。其他部族知道这件事后,都渐渐降服,张嶷因功被赐爵关内侯。[7]

苏祁县邑的首领冬逢、冬逢的弟弟隗渠等人,降了又反。张嶷诛杀冬逢,冬逢的妻子是旄牛王的女儿,张嶷用计没有治她的罪,隗渠逃往西方边境。隗渠这个人刚猛强壮,向来被各个部落族所畏惧。隗渠派两名亲信向张嶷诈降,实际上是从中打听情报。张嶷察觉后,给二人重赏,反间二人成为自己的间谍,于是二人合谋杀死隗渠。隗渠被杀后,各部落就此安定。[8]

龚禄当年为李求承所杀,张嶷打听悬赏李求承,招募了一些人活捉他,并历数其罪行,将其斩首。[9]

张嶷任职三年后,迁回原来的郡,重新修筑城墙,少数民族的男女没有不尽心尽力的。定絋、台登、卑水这三县离郡所在地有三百多里,以往出产盐、铁和漆,但被当地少数民族长期据为己有。张嶷率军夺取这些物资,并设立官署。张嶷抵达定絋后,定絋的少数民族首领狼岑,为盘木王舅,受少数民族信任,对张嶷的侵占很忿恨,不愿拜见张嶷。张嶷派出十多名壮汉将狼岑抓捕,鞭打后杀死,将尸体送还他部落,给狼岑的部落丰厚的赏赐,宣布狼岑的罪状,并说:“可别妄想动乱,动乱就将你们歼灭!”部落的人都将双手反绑在背而面向前来表示歉意。张嶷杀牛设宴招待他们,重申恩信,于是张嶷获得盐铁,物资充足。[10]

汉嘉郡旄牛部落有四千多户,首领是狼路,狼路打算为他的姑婿冬逢报仇,于是派遣他的叔父狼离率冬逢部众观察形势,张嶷反过来派人赐牛酒慰劳他们,并让狼离迎回冬逢的妻子,狼离见到自己的姐姐十分高兴,便率领所属部众向张嶷投降,张嶷对他厚加赏赐,从此旄牛部落不再为患。[11]

越巂郡以前有条道路,经旄牛部落居住的地方到成都,路平又近。但自从旄牛部落为乱以来,这条路已有一百多年都没法通行,所以才都由安上通往成都,路险又远。张嶷派遣人带着金钱货币赏赐给狼路,又让狼路的姑姑传达自己的想法。于是狼路率领兄弟、妻子、儿女前来拜见张嶷,张嶷与狼路发誓,一起开通旧路,让这千里之路能一路平安,修复古亭绎站。张嶷上奏请封狼路为旄牛毗王,派狼路朝贡。后主加封张嶷为抚戎将军,依然兼任越巂太守。[12]

张嶷担任越巂太守长达十五年,在他的治理下南中安定和睦,张嶷屡次请求回成都,所以张嶷被调任回成都,张嶷离开时,南中人民依依不舍,纷纷伤心的向张嶷道别,经过旄牛邑时,邑主携幼前往迎送,跟着马车直到张嶷抵达蜀郡的边界,他们的首领随张嶷朝贡的多达百人。回到成都后,张嶷被任命为荡寇将军。[13]

  死亡预言

费祎

张嶷见大将军费祎的时候,发现费祎性格过于宽厚,对于新降的人太过于亲近,于是上书告诫费祎:“当年岑彭、来歙身为领军的大将,却被刺客所害。现如今您是大将军,位尊权重,应该以前人为鉴,多加防范。”但是费祎不听,一如既往,后来费祎果然被魏国降将郭脩刺杀。[14]

诸葛恪

蜀国侍中诸葛瞻诸葛亮的儿子,吴国太傅诸葛恪的堂弟。诸葛恪在孙权死后因新帝孙亮年纪幼小而把持朝政,声望很高,气焰比较嚣张。诸葛恪因为刚刚打败了魏军,准备大举兴师北伐,张嶷便给诸葛瞻写信,希望他能劝诫诸葛恪:“吴主刚刚驾崩,现在的皇帝实在太年幼怯弱,太傅(诸葛恪)承受辅政托孤的重担,又哪里是容易的事!以前常听说吴主生杀赏罚的大权,从不交给下人,如今却在垂死之时,终于召来太傅,把后事托付给他,这实在令人忧虑。然而这个时候太傅却远离年幼的君主,深入敌国境内,这恐怕不是良好而长远的计策。如果您不向太傅进献忠言,还有谁能直言相告呢?希望您能劝他撤回军队,保境安民。”[15]

诸葛瞻有没有把张嶷的忠告转达给诸葛恪已经无法查考,后来诸葛恪果如张嶷所料,北伐失败,回朝后不久就被孙峻发动政变杀死。

 忠诚之节

延熙十七年(254年),姜维北伐,患有风湿的张嶷这时已经严重到不能走动,必须依靠拐杖站立,于是有人提议把张嶷留在后方,但是张嶷执意跟随大军北伐。出发之前,张嶷向后主上疏道:“臣得蒙主上看重,屡受恩惠,加上有病在身,时常担忧突然身亡,不能报答主上。如今总算可以随军出征,为国效劳。如果取得凉州,臣愿意担任藩镇守将;如果不能报捷,只好牺牲自己以作报答。”后主看了感动不禁流下泪来。之后在与魏将徐质的作战中战死。

  轶事

车骑将军夏侯霸打算和张嶷交朋友,但被张嶷以“不知彼此”为由而拒绝,此事成为一时美谈。[16]

 张嶷墓

张嶷墓位于汉中市褒城县柏香街中部北侧民居之中。[17]现今墓碑已搬往汉中市博物馆保存。

  子孙

张嶷去世后,长子张瑛封西乡侯,次子张护雄袭爵。[18]张嶷孙张奕在晋朝官至梁州刺史。

  评价

  •   陈寿:“嶷慷慨豪烈,士人咸多贵之;然放荡少礼,人亦以此为讥焉”、“张嶷识断明果,咸以所长,显名发迹,遇其时也。”《三国志·张嶷传》
  •   “少有通壮之节”、“张嶷仪貌辞令,不能骇人,而其策略足以入算,果烈足以立威。为臣有忠诚之节,处类有亮直之风,而动必顾典,后主深崇之。虽古之英士,何以远逾哉!”《益州耆旧传》
  •   萧常:“嶷绥抚边郡,威怀异俗,阃寄得人,何其盛哉”《续后汉书·张嶷传》
  •   李光地:“赵云、张嶷不独有将略,其见事明决持重老成,实古重臣之选”《榕村语录·卷二十二》
  •   参考资料
  •   《全三国文·张嶷传》:嶷字伯岐,巴郡南充国人
  •   《三国志·张嶷传》:弱冠为县功曹。先主定蜀之际,山寇攻县,县长捐家逃亡,嶷冒白刃,携负夫人,夫人得免。由是显名,州召为从事。
  •   《三国志·张嶷传》:时郡内士人龚禄、姚伷位二千石,当世有声名,皆与嶷友善。
  •   《三国志·张嶷传》:建兴五年,丞相亮北住汉中,广汉绵竹山贼张慕等钞盗军资,劫略吏民,嶷以都尉将兵讨之。嶷度其鸟散,难以战禽。乃诈与和亲,克期置酒。酒酣,嶷身率左右,因斩慕等五十余级,渠帅悉珍。寻其余类,旬日清泰。后得疾病困笃,家素贫匮。广汉太守蜀郡何祗,名为通厚,嶷宿与疏阔,乃自舆诣祗,托以治疾。祗倾托医疗,数年除愈。其党道信义皆此类也。拜为牙门将。
  •   《三国志·张嶷传》:十四年,武都氐王苻健请降,遣将军张尉往迎,过期不到,大将军蒋琬深以为念。嶷平之曰:“苻健求附款至,必无他变。素闻健弟狡黠,又夷狄不能同功,将有乖离,是以稽留耳。”数日,问至,健弟果将四百户就魏,独健来从。
  •   《华阳国志·卷七》:健弟果叛就魏。健率四百家随尉,居广都县。
  •   《三国志·张嶷传》:初,越巂郡自丞相亮讨高定之后,叟夷数反,杀太守龚禄、焦璜,是后太守不敢之郡,只住安定县,去郡八百余里,其郡徒有名而已。时论欲复旧郡,除嶷为越巂太守,嶷将所领往之郡,诱以恩情,蛮夷皆服,颇来降附。北徼捉马最骁劲,不承节度,嶷乃往讨,生缚其帅魏狼。又解纵告喻,使招怀余类。表拜狼为邑侯,种落三千余户皆安土供职。诸种闻之,多渐降服。嶷以功赐爵关内侯。
  •   《三国志·张嶷传》:苏祁邑君冬逢、逢弟魄渠等,已降复反。嶷诛逢。逢妻,旄牛王女,嶷以计原之。而渠逃入西徼。渠刚猛捷悍,为诸种深所畏惮,遣所亲二人诈降嶷,实取消息。嶷觉之,许以重赏,使为反间,二人遂合谋杀渠。渠死,诸种皆安。
  •   《三国志·张嶷传》:又斯都耆帅李求承昔手杀龚禄,嶷求募捕得,数其宿恶而诛之。
  •   《三国志·张嶷传》:在官三年,徙还故郡,缮治城郭,夷种男女莫不致力。定莋、台登、卑水三县去郡三百余里,旧出盐铁及漆,而夷徼久自固食。嶷率所领夺取,署长吏焉。嶷之到定莋,定莋率豪狼岑,盘木王舅,甚为蛮夷所信任,忿嶷自侵,不自来诣。嶷使壮士数十直往收致,挞而杀之,持尸还种,厚加赏赐。喻以狼岑之恶,且曰:“无得妄动,动即殄矣!”种类咸面缚谢过。嶷杀午飨宴,重申恩信。遂获盐铁,器用周赡。
  •   《三国志·张嶷传》:汉嘉郡界旄牛夷种类四千余户,其率狼路,欲为姑婿冬逢报怨。遣叔父离将,逢众相度形势。嶷逆遣亲近继牛酒劳赐,又令离姊逆逢妻宣畅意旨。离既受赐,并见其姊,姐弟欢悦,悉率所领将诣嶷,嶷厚加赏待,遣还。旄牛由是辄不为患。
  •   《三国志·张嶷传》:郡有旧道,经旄牛中至成都,既平且近。自旄牛绝道,已百余年,更由安上,既险且远。疑遣左右资货币赐路,重令路姑喻意,路乃率兄弟妻子悉诣疑,疑与盟誓,开通旧道,千里肃清,复古亭绎。奏封路为旄牛毗王,遣使将路朝贡。后主于是加疑抚戎将军,领郡如故。
  •   《三国志·张嶷传》:在郡十五年,邦域安穆。屡乞求还,乃征诣成都。夷民恋慕,扶毂泣涕,过旄牛邑,邑君襁负来迎,及追寻至蜀郡界,其督相率随嶷朝贡者百余人。嶷至,拜荡寇将军
  •   《三国志·费祎传》:祎资性泛爱,不疑于人。越巂太守张嶷尝以书戒之日:“昔岑彭率师,来歙杖节,咸见害于刺客。今明将军位尊权重,待信新附太过,宜鉴前事,少以为警。”祎不从,故及祸。
  •   《三国志·张嶷传》:吴太傅诸葛恪以初破魏军,大兴兵众以图攻取。侍中诸葛瞻,丞相亮之子,恪从弟也,嶷与书曰:“东主初崩,帝实幼弱,太傅受寄讬之重,亦何容易!亲以周公之才,犹有管、蔡流言之变,霍光受任,亦有燕、盖、上官逆乱之谋,赖成、昭之明,以免斯难耳。昔每闻东主杀生赏罚,不任下人,又今以垂没之命,卒召太傅,属以后事,诚实可虑。加吴、楚剽急,乃昔所记,而太傅离少主,履敌庭,恐非良计长算之术也。虽云东家纲纪肃然,上下辑睦,百有一失,非明者之虑邪?取古则今,今则古也,自非郎君进忠言于太傅,谁复有尽言者也!旋军广农,务行德惠,数年之中,东西并举,实为不晚,原深采察。”恪竟以此夷族。
  •   《益部耆旧传》:时车骑将军夏侯霸谓嶷曰:“虽与足下疏阔,然托心如旧,宜明此意。”嶷答曰:“仆未知子,子未知我,大道在彼,何云托心乎!愿三年之后徐陈斯言。”有识之士以为美谈。
  •   《陕西通志·卷七十一》:在县南一里柏香街相传张嶷塜也
  •   《续后汉书·张嶷传》:长子瑛西乡侯次子䕶雄袭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张嶷

顶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