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廉政公署反腐40年:拿总警司开刀-咸鱼百科

香港廉政公署反腐40年:拿总警司开刀

 香港北角渣华道303号屹立着一座25层高的蓝色玻璃幕墙大厦,这就是众所周知的廉政公署。从1974年开始,廉政公署只用了十年时间,就使香港实现了从严重腐败到高度廉洁的转变。在国际清廉指数2013年的排名中,香港在全球175个国家、地区中高居第15位,超过了美国、法国、澳大利亚,中国大陆位居第80位。

反贪不仅成就了廉洁高效的公务员系统,更直接助力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在廉署40年的努力下,公平、公义和诚信已成为香港人共同的核心价值,也因此造就了香港的竞争优势,应了那句耳熟能详的宣传语:“香港,胜在有你和ICAC”。

  拿总警司开刀

上世纪60到70年代,香港已从贸易中转港口过渡到亚洲制造业中心。随着加工制造业的发展,香港人口不断膨胀,社会资源逐渐难以满足民众的需求。为了争夺权利,公共服务机构中贪污现象十分严重,警务处和警察队伍尤甚。电影《岁月神偷》所描写的便是上世纪60年代的香港社会。尽管罗家家境清贫,但面对定时来收“保护费”的鬼佬警察,依然要乖乖地将大部分收入上缴。

消防员到达火灾现场,如果没有收到贿赂,就不会救火;走过铜锣湾,满街都是流氓、妓女,由于警察收受贿赂,“黄赌毒”盛行;这些已经成为香港社会的常态,受贿成为公职人员生活中的一环,就像早上起床、晚上睡觉那样自然。据统计,当时香港警队每年在处理“黄赌毒”等非法行为中所得贿金多达10亿港元。

早在1897年,香港政府已有明文法令禁止贪污,1948年又仿效英国法律颁布《防止贪污条例》,1952年成立反贪污部。但由于对反贪污部的监管不力,使得该部反倒沦为香港贪污重灾区。不少警务人员滥用权力,敛聚大笔财富,包庇各种犯罪,严重威胁着香港的治安,被外界讥讽为“只打苍蝇,不打老虎”。

1973年,香港总警司葛柏(Peter .F. Godber)被发现拥有财富430多万港元,相当于其任职21年来收入的6倍。警方要求他一星期内解释其财富来源,葛柏却利用在警司的关系逃往英国。此事引发港人“反贪污、捉葛柏”的大游行,要求港英政府缉捕葛柏归案。

“有必要成立一个崭新的机构,由德高望重的人员领导,全力打击贪污,挽回公众信心。”当时的港督麦理浩指出,“公众对一个和任何政府部门都没有联系的独立组织更有信心。” 他委任香港最高法院副按察司百里渠爵士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彻查葛柏出逃事件。百里渠在很短的时间内,提交了一份长达88页的报告,其中明确指出,葛柏的贪污受贿行为,其实早就是警察系统人人皆知的秘密。葛柏案立案已有两年,但一直没有大的进展,关键就是查办葛柏的反贪部门隶属于警察部门,无法独立侦查。此外,报告书明确批评政府部门贪污问题普遍,警务处反贪部门本身也有贪污嫌疑,导致市民对港府失去信心。他在报告中强调:“有识之士一般认为,除非反贪部能脱离警方独立,否则大众永不会相信政府确实有心扑灭贪污。”

1973年10月17日,麦理浩提请立法局同意建立一个专责而独立的肃贪机构。1974年2月15日,依据《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条例》,香港廉政公署正式成立。从成立之初,廉署便强调其独立性,廉政专员由总督委派,直属于香港总督,并且只对总督负责,其他任何机构任何人,都无权干涉廉政专员的工作。赋予廉署调查权力的是三条法例:《廉政公署条例》、《防止贿赂条例》和《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

麦理浩亲自邀请在香港威望极高、曾以辞职进谏反贪的姬达做首任特派廉政专员,并在报纸刊登招聘广告,从英国伦敦警察总部挑选人员为廉署提供专业协助。

廉政公署成立后接手调查葛柏案。两个月后,葛柏在英国的家中被当地警方拘捕。为了尽快将葛柏从英国引渡回香港,廉政公署只选择了英国法院对葛柏认可的两项罪名,于1975年1月在廉署人员的押解下将其引渡返港。最终,香港法庭判定葛柏被指控的一项串谋受贿罪和一项受贿罪成立,入狱四年。

虽然市民和媒体多认为对葛柏判刑太轻,但能将一个贪污的英籍高级警司投入监狱,已是廉政公署成立初期成功办理的最具影响力的大案。据此,廉政公署一举在民众心中建立起了声誉和威信。在廉政公署成立后的十个月中,接到涉及贪污的投诉达到3189宗。全部投诉中,与政府部门相关的占86%,其中投诉警察贪污的即占到45%。

  警察围攻廉署

廉政公署自成立之始便制定了一套整体策略,设置执行处、防止贪污处和社区关系处三个职能部门。在香港影视剧中,经常亮出 ICAC 工作牌的执法人员便是执行处的。现今这个部门有 900 多人,占整个廉政公署人员的 70% 以上,分为近 20 个组,以英文字母命名,承担不同的职能,其中包括调查公营机构、私营机构、保护证人组、枪械组和内部监控组等。葛柏案审理后,廉政公署发动了一场空前的反贪风暴,将矛头首先对准了贪污腐败最严重的香港警察。A组便是调查警察部门的组别,可见其在廉政公署中的重要地位。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曾有名震天下的四大华人探长吕乐、蓝刚、韩森和颜雄。他们的故事后来通过香港电影《五亿探长雷洛传》和《金钱帝国》等被广为传播。他们都有过辉煌的破案经历,但又经常充当黑社会、毒贩和妓院的保护伞,从中收取高额贿赂,在香港建立起一个由他们控制的“灰色帝国”。曾志伟的父亲曾启荣就曾经是吕乐手下的得力干将。四大华人探长以及曾启荣后来悉数潜逃,其中三人逃到台湾。廉政公署对他们的通缉令终身有效。吕乐、韩森和曾启荣近年已病逝在台湾。

1976年5月,在油麻地果栏一带查获的一起毒品案中,廉政公署发现了大批警员集体贪污的线索,随即展开了深入调查。1977年9月19日凌晨,廉政公署派出了50多个行动小队,采取大规模抓捕行动,有87名涉嫌受贿的警务人员被拘捕。1977年一年之内,廉署便起诉了272名警务人员,其中145名被定罪,仅10月25日一天,便有34名警员被拘捕。

如此大规模的肃贪,使香港警察人人自危。1977年10月28日,警察与廉政公署两大执法部门的矛盾终于爆发。数千名警务人员及家属到香港警察总部操场集会,宣泄不满,要求警务处处长施礼荣主持公道,向香港总督反映。集会过后,数十名警务人员到廉政公署执行处总部大肆捣乱,殴伤了5名公署人员。这一事件被称为“警廉冲突”。

港督麦理浩为了维持稳定和港府管治,决定让步。1977年11月5日,他颁布了局部特赦令,宣布除了已被审问、正被通缉、身在海外、犯了严重贪污罪行以及港督同意必须调查的人士之外,其他公职人员在1977年1月1日前的贪污罪行,一律不予追究。特赦令颁布的第三天,麦理浩向立法局强调,特赦令只此一次,以后不会再做出任何让步。同时,立法局又修改《警队条例》,授予警务处处长权力,可即时开除任何不服从警队命令的警务人员。警察系统的贪腐之风从此逐步得到控制。

这是廉署成立后遭受的第一次巨大挫折,但麦理浩的妥协只是一个权宜之计,政府并没有就此屈服,对廉署的支持更是有增无减。廉署“既打苍蝇,又打老虎”的强势作风一直延续至今。

  谁都有可能被廉署“请喝茶”

廉政公署刚成立时,直接从英国引进一批警务人员,出于文化习惯,他们在邀请证人调查前都会问调查对象是否想喝杯咖啡或茶。涉嫌贪污的警队人员不愿说被调查了,于是称自己只是去廉署喝了杯咖啡。久而久之,“喝廉署咖啡”就变成了被廉署调查的代称。

现任廉政专员白韫六说,廉政公署有一种精神就是“无畏无惧”,从不因为一个调查对象官位有多高,生意有多大就有所畏惧。因此,40年来被廉署请去“喝咖啡”的不乏高官富豪。

特赦令宣布之后,廉政公署依然锲而不舍地向已经逃往台湾的四大华人探长之一韩森追讨其在任时的贪污款项。穷追30年之后, 2006年才与韩森亲属达成协议,其家属同意交出约值1.4亿元的资产结案。

佳宁集团诈骗案牵涉多宗刑事案件,廉署从1983年开始调查,至2000年所有司法程序完成,全案历时17年。为了调查这宗涉嫌贪污及诈骗案,廉署成立了一个专责调查小组,最高峰时曾有48名调查员参与其中。

2012年7月13日,香港特区政府官职仅次于特首的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以及家族财富名列香港第三的郭氏家族新鸿基地产的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兄弟被廉政公署拘捕。不久,廉署以涉嫌串谋向公职人员提供利益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等八项罪名对三人起诉。许仕仁与郭氏兄弟涉嫌金额近4000万港元。

许仕仁目前是被廉政公署检控的最高级政府官员,不过现在看来,这一纪录并非没有被打破的可能。香港回归后,社会普遍对政府给予了更高的期许,希望廉政公署的调查能涵盖所有人,包括曾经不受廉政公署监管的香港特区政府最高官员——行政长官。

2008年,香港立法会通过了对《防止贿赂条例》的修订,赋予香港廉政公署新的调查权力,将原来不受规管的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纳入条例规管的范畴,包括索取及接受利益,以及拥有来历不明的财产等行为。

2013年8月,律政司刑事检控专员的薛伟成透露,对前任特首曾荫权因公款入住超标准豪华酒店、搭乘富商私人飞机和游艇、不当接受馈赠等行为已展开调查。

  廉署保密、密密实实

在电影《寒战》中,由刘德华饰演的香港保安局局长,在面对传媒抛出的“廉署在将警务处副处长带走调查时是否提前知会他”的问题时,斩钉截铁地回应,“香港是一个践行普通法的先进城市,在编制上,廉政公署在行动之前,是不需要向我汇报的。香港的法治和法治精神,是香港可以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最安全城市的一个核心价值。”

独立是廉署的立足之本,而保密则是执行的关键。廉署在上世纪80年代便提出“廉署保密、密密实实”的承诺,一方面是保护举报人,另一方面是不对外披露和评论个案。

为制衡廉署的权力,规定廉署只有调查权而没有检控权,调查后是否检控贪污人则属于律政司的权力范畴。同时,在司法监督下,廉署行使某些权力前,必须事先获得法庭的准许,法官也会就调查工作提出意见或批评,检讨执法程序,确保廉署的权力不被滥用。同时,廉署由财政司直接拨款,每年都在《财政预算案》中占有一席之地。2013年拨款9.273亿港元,较上一年度增加6%。议员也可以不定期向廉署询问开支情况。

自1975年开始,廉署不定期会将已经结案的重大事件改编成影视剧或动画,让市民了解个中经过,如《廉政行动2011》有5集,分别为《盲目》(保险(放心保)金诈骗案)、《黑白线》(警务人员贪污案)、《心魔》(饮食业收回佣案)、《黄金噩梦》(服装公司造市案)和《私症》(医学院院长行为失当案)。

通过这样的宣传,反腐和廉洁成为香港社会核心价值。廉署每年都会举行民意测试,调查市民对贪污的容忍度,0分为完全不可容忍,10分代表完全可容忍,2013年的平均得分是0.8,即容忍度非常低。93.5%的受访市民认为廉署的工作值得支持,逾八成的受访者表示愿意举报贪污,是最近四年的最好记录。

伴随市民廉洁意识增强的,是贪污举报数量的下降。2013年度廉署共接获2652宗贪污举报,较2012年减少了三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香港廉政公署反腐40年:拿总警司开刀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