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者李泽厚归来 抛“伦理学悖论”-咸鱼百科 půjčím rychle své peníze student pujcka pro 18 ihned na ucet úvěr do výplaty nový schvaleni pujcky 40000

思想者李泽厚归来 抛“伦理学悖论”

学生要求“把李老师还给我们”

“一路狂奔过去,就为抢一个座位,那是我,一名大学一年级学生。那是1985年。”主持人、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郁振华教授一开腔,便抛出这段当年因为李泽厚先生造访上海三度更换场地、以求更大听者容量的过往。

“30年过去了,生活发生了变化,有些东西似乎是不变的,那就是李先生无与伦比的影响力。”郁振华此言非虚。此度李泽厚开讲,因报名人数众多,除了可容104人的主会场,还在同一幢楼,甚至华东师范大学闵行主校区设立了更大的电视直播分会场。

正式开课前,李泽厚主动提出,去同楼的视频会场给未能面对面与自己交流的同学致谢。一句“谢谢大家”话音刚落,学生席突然有人喊:“把李老师还给我们。”其时,视频转播现场,除了学生,还有专程从北京、湖南、上海自发赶来的各代学人,甚至包括上海社科院已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老学者。

应承了4年  终于一次性还“课债”

为了这次开课,李泽厚先生刚于前天下午从美国飞抵上海。一开腔,便打趣“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是普遍规律”。并坦承 24小时的航程,让自己还在“倒时差”。“我的身体状况和神经状况不是太好,今天我当然不会睡着,但是反应有点慢。”李先生透露昨天就去看了两次急诊。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走进课堂,甚至大学门都没有进过,为什么要上4次课?”李泽厚表示,这是应学友之诺。“2009年答应杨国荣教授来华师大,2010、2011、2012年都邀请过我,我都答应了。我看了份不一定对的材料,说三分之一的人到了85岁会患上老年痴呆,我怕我明年就得了。因为别人看东西‘过目不忘’,现在我看东西‘过目即忘’。今年再不来,就真的来不了了。答应了4年,我就讲4次。”

按捺不住先写了《回应桑德尔及其他》

“我一不是讲演,二不开记者招待会。” 李泽厚表示。他还幽默地表示“如果要听讲演,现在就可以退席了。就算大家都退席了,也没有关系。毕竟是挨了那么多批判的人”。

李泽厚称,自己原先的设想是十来个人交流些问题,能集中讨论几个问题,不求一致意见,因为“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伦理学分歧太多,问题太多,希望能明确提出几个问题,希望大家一起思考。现在伦理学,三大派别,自由主义、功利主义、美德伦理学。咱们中国现在走一条新路怎么样?”这个问题,他先没有谈。

李泽厚还言及今年4月在北京三联书店推出的《回应桑德尔及其他》,“原想讨论这本书的内容。希望讨论后再写这本书,没想到‘下笔不能自休’。”

不能用正义替代公正

李泽厚称,哈佛讲授的Justice,香港出版中译本时,把内地版《正义论》中的“正义”改成了“公正”。

“为什么要把正义改成公正?”这是李泽厚抛出的第一个问题。在漫长的讨论过后,李泽厚陈述了自己所思所想:“我会译成‘公正’,因为公正更加理性一点,而‘正义’,情感性多一点。”这跟他自己提倡的“情理结构”有关。李泽厚先生说,“我讲情理结合,情本身是有价值的。所以我把正义改成公正。”

现场,李泽厚强调,“大家不要因为我赞成就反对。”并称,“去掉岁数,我比你们没有更多优势。我读过的书忘记了,你们读过的书我还没有读。”

支持市场经济反对“自由至上”伦理学

李泽厚让现场在座者思考,自己与桑德尔的相同和不同之处。他表示,自己与桑德尔都不反对市场经济。但是市场价值,我们都反对。谈及他与桑德根本性区别,李泽厚用了桑德尔的几个案例来说明。在著名的火车案例中,牺牲一个胖子救其他四个人是否道德?这个案例,让在场学生们热烈争论起来,甚至针锋相对,不同立场的学生甚至争吵起来,争论的话题甚至从道德问题延伸到法律问题。

李泽厚说,旁观者没有义务去让胖子去死,而司机为了救其他四个人去牺牲胖子,可能是职业道德,但他又问,如果那个胖子是司机的亲人怎么办?所以李泽厚说,“简单一个标准去套,是有问题的。我个人观点还是看具体情境。”李泽厚说,用抽象原则处理具体事情,是有问题的,要具体分析。“如果是抽象原理套具体事情,我是不赞成的。用历史具体的去分析。至善不是上帝、理性,这是我跟他(桑德尔)不同之处。”言及此,李泽厚先生表示:“时髦也不是最好的。赶时髦是虚荣加愚蠢。”

昨天,李泽厚还抛出了三个小故事,第一个是1980年代初他就提到过的一篇杰克·伦敦短篇小说,一个白人雇黑人运鸡蛋、“整个小说是替黑人说话的”的故事:一个白人雇佣一个黑人和他一起运鸡蛋去远方,因那地方少鸡蛋,运到后一定会发大财。但运输的路上极其辛苦,这位白人雇主非常吃苦耐劳,节俭勤奋,真可说是艰苦卓绝,但这个黑人却完全相反,消极怠工,好吃懒做,觉得这样吃苦去赚这个钱,实在不值得。最后,鸡蛋运到了,却全臭了,白人只好自杀。

就此,李泽厚发问:“我想问什么是道德?为什么我要有道德?我想赚钱、我贪婪是否道德?道德就是心态?恩格斯说过,恶是推动历史前进的道理?恶是否道德?市场是否要避免恶?”李泽厚表示,其中许多论题,会在后面几课中阐发,包括春运市场黄牛倒票、代孕等许多中国现实问题。“我们承认市场价值,市场在历史中间,尤其是什么是道德或不道德,是可以商榷的。”

李泽厚表示,自己和桑德尔都不赞成功利主义和自由至上伦理学,但无论自由主义还是功利主义,“处理具体事情,是有问题的,要具体分析。如果是抽象原理套具体事情,我是不赞成的。历史得具体地去分析。”

5月9-21日李泽厚先生系列学术活动  主办: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

【研讨班介绍】 以李泽厚《回应桑德尔及其他》、《伦理学纲要》与《伦理学答问补》为讨论对象,参考桑德尔(M. Sandel)的 Justice :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有中译本)。参与人员必须细读,以平等地展开讨论和争辩。1)讨论题:A、道德、伦理与人性;B、市场与道德及“两德论”问题。2)参考题:伦理学的对象与范围。3)讨论以理论为主,不在如桑德尔所举各种具体事例中纠缠争论。

◎ 第一次研讨班

时间:5月9日(周五)9:30-11:30

主持:郁振华(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研究员、哲学系教授)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理科大楼A座508室

◎ 第二次研讨班

时间:5月12日(周一)9:30-11:30

主持:杨国荣(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研究员、哲学系教授)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理科大楼A座508室

◎ 第三次研讨班

时间:5月15日(周四)9:30-11:30

主持:陈嘉映(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理科大楼A座508室

◎ 第四次研讨班

时间:5月19日(周一)9:30-11:30

主持:童世骏(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研究员、哲学系教授)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理科大楼A座508室

◎ 环节五 哲学对谈

时间:5月21日(周三)9:30-11:30

嘉宾:李泽厚先生、陈嘉映教授、杨国荣教授、童世骏教授

主持:郁振华教授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逸夫楼报告厅

1

作者: 李泽厚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年: 2014-4-1

页数: 177

定价: 35.00

装帧: 精装

ISBN: 9787108040718

内容简介 · · · · · ·

市场经济走向“市场社会”,一切均可买卖,世道已无道德可言,桑德尔深深忧虑这种市场对道德无孔不入的侵害。李泽厚响应指出,桑德尔却并不反对市场经济,也未提出反对这个侵入的底线,即市场和道德的分界线在哪里,到底什么是金钱不能买的?在此他既回应桑德尔也回应自由主义。

该书不仅有对桑德尔哲学的批判性讨论,也有李泽厚近年来新思考的集中呈现;书中有在普通人看来显得玄远的哲学思辨,也有对现实问题的发言;它讨论了具有世界普遍性的一些问题,也有针对中国的特别言说。

目录 · · · · · ·

Ⅰ 理性与情理

从头讲起

什么是哲学

中国哲学

情、欲、钱

Ⅱ 个体主义与关系主义

正义何来

总览表

功利主义

自由主义

反自由主义

物质刺激

历史与道德的张力

荀子

情感和谐高于理性正义

为时过早

Ⅲ 从Kant谈人性与善恶

人是目的

普遍立法

自由意志

伦理与道德

四个箭头

人性情感

孟荀统一于孔子

不能倒过来

善恶观念

蔡元培的话

至善

三字经与公民课

价值中立

权利优先于善

内圣外王之道

孔夫子加Kant

Ⅳ 馀论

儒教

孔颜乐处

新的解说

全文结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思想者李泽厚归来 抛“伦理学悖论”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