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玠

毛玠(?-216年),字孝先,陈留平丘人。东汉末年人物,主要效力于曹操掌握下的东汉朝廷。

  生平

毛玠年少时为县吏,以清廉公正著称。后因战乱而打算到荆州避乱,但中途知道刘表政令不严明,因而改往鲁阳。后来投靠曹操,曾任兖州治中从事。后又曾建议曹操迎汉献帝,对曹操说:“现今天下分崩,君主流亡,民众都失业,饥饿漂泊,公家无维持一年储备,百姓无安定心思,这样的状况难以持久的。现在袁绍和刘表民众多力量大,但都缺乏长远考虑,无一树立基础建设根本的人。用兵需以正当名誉取胜,保守权位以财做后盾,应以天子之命来令那些不被臣服的人,大力发展农业,积畜军用物质,这样就很容易助天子安定天下霸业就可成功。[1]”曹操敬重采纳其意见,改任幕府功曹。

后来毛玠被任为司空东曹掾,与崔琰主持选举,所举用的都是清廉正直之士,当时也有高名誉而行为不好的人都不被毛玠推荐。而毛玠也很廉洁,因而激起天下廉洁之风,即使尊贵得宠的大臣,衣着车辆都不敢太奢华。毛玠和崔琰一改朝中风气,令曹操大为赞赏,更说:“用人如此,使天下人自治,吾复何为哉?(举用人能如此,令到人民都自律,我还可以作什么?)”

连当时任五官中郎将的曹丕都亲自拜见他,托其亲属给毛玠照顾,毛玠答复:“老臣因能恪守职责,才幸得以不犯罪过。今天所提到的人不足以升迁资格,也不敢奉命。”大军回到邺城后商议省并官职,由于毛玠拒绝对人的情托,当时有些人害怕玠,所以想撤出毛玠所主持的东曹,以其禀报之语“按照旧制,西曹第一,东曹第二,应该撤销东曹。”为借口,后曹操知道实情说:“太阳和月亮都于东方升起,于方位都是先说东方,为何撤消东曹?”于是撤消西曹。”曹操北平柳城乌丸后,因毛玠有古人风范而特地从所得到战利品中将一个古人的素屏风和古人的素冯几赐给毛玠,可见曹操对他的器重。

即使毛玠还那么高职,都很简朴,常穿布衣吃素菜,尽心尽力托育其亡兄的遗子,所得到的赏赐都救济贫苦同族人,家无余财。

后又改任丞相右军师、建安十八年(213年),曹操封魏公,建魏国,毛玠改任尚书仆射,再典选举。当时曹植被曹操疼爱,毛玠密谏曹操:“袁绍因嫡子庶子都不分,使到其灭亡。废立太子是大事,也不愿意听到此消息。”后来群臣聚会,毛玠上厕所后,曹操用眼睛看毛玠说:“这位正是古人说的国中主持正道之者,真是吾的周昌啊!”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崔琰因被人指称言论傲世怨谤,触怒曹操而被赐死,毛玠因而十分不快。后来有人告发毛玠探望一个因谋反罪而被黥面的人,见那人的妻儿都被收为官婢,说“使老天爷不下雨的原因应该是这样吧(使天不雨者盖此也)。”,称这是毁谤曹操的言论。曹操大怒,将毛玠收于狱中。当时锺繇审问玠,说道:“自古圣明帝王惩治犯罪,都会牵连到妻子儿女,《尚书》说:“作战时左右边的人不职守左右边的职位,会被处死或为奴隶。”《周礼》所记载的司寇职分,就把犯罪的男人没入府为奴隶,女人没入官府做舂米做饭的苦役。汉朝法律说道:罪人的妻儿子女没入官府做奴隶,要在脸上刺黑墨在官府服劳役。汉朝这种刑罚于古时候存在。现今奴隶如果先祖有罪,即使传到百代后裔,还是有刺面之后苦工情形,这样可拯救无辜性命,也可怜悯先祖牵连,这怎会违背神明而旱灾?以《尚书》之述,法令峻急,则天气寒冷,法令宽松,则天气炎热。法令宽松使阳气过盛,所以成旱灾。以毛玠这样来说,到底魏王的法令过度严格,还是过宽?如果是过度严格的话就会有连续下雨,怎么会有旱灾?商汤时代可称圣世,但田野曾经旱得不生青草,周文王也是好君主,也会有大旱成灾,眼看大旱发生以来有三十年,归罪于犯人给脸上涂墨,这恰当吗?春秋卫人征战邢国,刚出国就下雨,邢国无罪,怎会感应上天?毛玠所诽谤的言论已流传大众,心里不满,魏王也有听到。毛玠所说的话也不是自言自语,当时被刺刻涂墨的人共有几个人,这些人都认识吗,怎么会遇到呢,对其有何感慨,这些话是对谁说,如何回答,几月几日,在何处,事情已暴露,不可欺骗,请把所有事情说完出来。”毛玠回答:“听萧望自杀是石显陷害;白起被迫自杀于杜邮;晁错被斩于东市;伍员断命于吴都。这些人都是被妒忌或暗害,臣于年少时为县政府办事官,长期工作取得官职,臣职务与中枢机要部门,牵涉到众多关系。如有人以私情请托,其再有权势都被拒绝,如有人冤屈来投诉,再是小事臣会申诉。人贪取私利,受法律禁止,何人按照法律禁止谋利,有权势者可能来陷害。进馋言的小人如苍蝇无端行事,对臣诽谤,而诽谤臣,肯定不是其余的人。过去王叔陈生和伯舆于朝廷辩论曲直,范宜子进行判断,叫双方找证据,这样使是非曲直表露得清楚。春秋称赞此事,所以加以记载。臣未诽谤,无谈不上什么时间及对象,说臣说过的话也要有证据,臣也希望请求得到如范宜子那样的辨别,如王叔陈生那样与诬陷者对质。如果以谎话来解释的话,那么接受死刑时,臣会把送过来的安车,驷马和自杀的宝剑,臣都把这些为送给臣的恩惠,谨此对答如上。”当时桓阶、和洽进言营救下,只被免职。

后逝世于家中。曹操在他死后赐他棺材和钱帛。授其儿子毛机为郎中。

  性格特征

  •   毛玠清廉著称,与崔琰选拔人时都不选拔高名誉又低品德的人。当时也推广天下人检讨品行。
  •   毛玠除了以清廉著称,在他最受曹操器重时,生活都很朴素,常穿布衣和食蔬菜。
  •   毛玠又抚养其兄的儿子,像他亲子一般,又常常送物品给一些贫穷的族人,因而家无余财。
  •   历史评价
  •   陈寿《三国志》评:“毛玠清公素履。”(《三国志·魏书·崔毛徐何邢鲍司马传第十二》)
  •   曹操:“用人如此,使天下人自治,吾复何为哉。”“此古所谓国之司直,我之周昌也。”(《三国志·魏书·崔毛徐何邢鲍司马传第十二》)
  •   曹丕:“故尚书仆射毛玠、奉常王修凉茂、郎中令袁涣、少府谢奂、万潜、中尉徐奕国渊等,皆忠直在朝,履蹈仁义。”(《三国志·魏书·文帝纪二》)
  •   傅咸:“昔毛玠为吏部尚书,时无敢好衣美食者。魏武帝叹曰:“孤之法不如毛尚书。”令使诸部用心,各如毛玠,风俗之移,在不难矣。”(《晋书·列传第十七》)
  •   张缵:“毛孝先以清公见美,卢子家以贞固任职。”(《全梁文》卷六十四)
  •   《先贤行状》:“玠雅亮公正,在官清恪。其典选举,拔贞实,斥华伪,进逊行,抑阿党。诸宰官治民功绩不着而私财丰足者,皆免黜停废,久不选用。于时四海翕然,莫不励行。至乃长吏还者,垢面羸衣,常乘柴车。军吏入府,朝服徒行。人拟壶飧之絜,家象濯缨之操,贵者无秽欲之累,贱者绝奸货之求,吏絜于上,俗移乎下,民到于今称之。”
  •   章如愚:“至于三国,各自据其土而成鼎峙之势,亦诸人之力也。故在魏,则荀攸、贾诩之算无遗策,郭嘉刘晔之才策谋略,管宁之渊雅高尚,毛玠之典选清正;在吴,则周瑜鲁肃之俦入为腹心,出为股肱,甘宁、凌统之徒奋其威,黄盖、蒋钦之属宣其力;在蜀,则诸葛孔明之长于治国,费祎董允之志虑忠纯,向宠之性行均淑,皆一时之人杰也。”(《山堂考索》)
  •   梁启超:“古者任官,各举其所知,内不避亲,外不避仇。汉、魏之间,尚存此意,故左雄在尚书,而天下号得人;毛玠、崔琰为东曹掾,而士皆砥砺名节。后世虑选人之请托,铨部之徇私也,于是崔亮、裴光庭定为年劳资格之法,孙丕扬定为掣签之法。防之诚密矣,然而奇才不能进,庸才不能退,则考绩废也;不为人择地,不为地择人,则吏治隳也。”(《论中国积弱由于防弊》)

  子女

  •   毛机,毛玠死后被曹操任命为郎中。

  艺术形象

三国演义

  影视戏剧

  •   1994年电视剧《三国演义》:周惠林
  •   1996年电视剧《三国英雄传之关公》:吴骏声
  •   1999年电视剧《曹操》:黄克林

  漫画形象

  •   《苍天航路》(王欣太)

  参考资料

  •   “今天下分崩,国主迁移,生民废业,饥馑流亡,公家无经岁之储,百姓无安固之志,难以持久。今袁绍、刘表,虽士民众彊,皆无经远之虑,未有树基建本者也。夫兵义者胜,守位以财,宜奉天子以令不臣,脩耕植,畜军资,如此则霸王之业可成也。”见陈寿著,《三国志·魏书·崔毛徐何邢鲍司马传第十二》,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374-375页
  •   《三国志·魏书·毛玠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毛玠

顶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