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ůjčky na nemovitosti online nebankovní rychlé pujcky ihned Doksy pujcka ihned bez registru a dolozeni příjmu rychlá pujčka do 10 min na učet půjčky na slozenku online pujcky Moravský Krumlov

太史慈

太史慈(166年-206年),字子义,东莱黄县(今山东龙口)人,东汉末年诸侯群雄孔融的客将、刘繇同乡将领,后投靠孙策。于赤壁之战前病逝,死时四十一岁。

  生平

  为郡避祸

因当时东莱郡府与青州州府之间有争执,都向上级缴交奏章,但中央上级只会受理先到的奏章,所以奏章先上呈者有利。而当时拿着州府奏章的使者已经在前往洛阳的路上了,太史慈日夜兼程赶往洛阳门口,才开始求通上章。太史慈假意问州府使者问道:“你也是前来欲求通章的吗?”州府使者答道:“是的。”太史慈又问:“那你奏章在哪里?”州府使者答道:“在车上。”太史慈便说:“奏章题署之处确然无误吗?可否取来一视。”州府使者并不知道太史慈乃是东莱人,便取出奏章相与。谁知太史慈先已藏刀于怀,取过州章,便提刀截而毁之。州府使者大惊高呼,叫道:“有人毁坏我的奏章!”太史慈便将州府使者带至车间,跟他说:“假使你没有取出奏章给我,我也不能将其损坏,我们的吉凶祸福恐怕都会相等无免,不见得只有我独受此罪。与其坐而待毙,不若我们一同出城逃亡,至少可以保存性命,也不必无谓受刑。”州府使者疑惑地问太史慈:“你为本郡而毁坏我的奏章,已经成功,怎么也要逃亡?”太史慈便答:“我初时受本郡所遣,只是负责来视察你们的州章是否已经上通而已。但我所做的事却太过激烈,以致损毁公章。如今即使见还,恐怕亦会因此见受谴责刑罚,因此希望一起逃去。”州府使者相信太史慈所言,乃于即日俱逃。但太史慈与州府使者出城后,却偷跑回城通传郡章,完成郡府的使命。州府知道后,便再派遣另一位使者前往洛阳通章,但有却以先得郡章的原因,不复查察此案,于是州府受其短。太史慈由是知名于世,但太史慈也被州府所仇视的人物,为免受到无妄之灾,于是举亲往北逃至辽东郡。至此太史慈的名气响遍青州[1]。

  助友脱难

初平二年(191年)当时北海郡太守孔融,推举邴原为有道,他以黄巾贼还方盛崛起,天下不宁而与同郡好友刘政一同避难到辽东。辽东太守公孙度对刘政有成见,欲将其杀之,遣部属抓之,未果,收监其家人,并下达通缉。刘政走投无路,跑到邴原家。邴原收留了他一个多月,恰逢太史慈经过,而将刘政托付于他。待他们走远,邴原前往劝说公孙度将刘政之家人放出来[2]。

  北海报恩

初平三年(192年)北海郡太守孔融听闻此事后十分称奇,对太史慈逐渐深感兴趣,于是多次派人照顾太史慈的母亲,并奉送赠礼作为致意。恰逢此时孔融为对付黄巾贼,出兵屯于都昌,却被黄巾军贼领管亥所围困。太史慈从辽东返家,母亲对他说:“虽然你和孔北海未尝相见,但自从你出行后,孔北海对我赡恤殷勤,比起故人旧亲,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如今方为贼军所围困,你应该前往起身帮助孔北海。”于是太史慈留家三日后,便独自径往都昌而行。当时贼围尚未太密,于是太史慈乘夜伺隙,冲入城里见到孔融,更要求他出兵讨贼。孔融不肯听其意见,只想一心等待外援。但外援未到,而贼军包围日渐逼近。孔融乃欲告急于平原令、平原相刘备,可惜城中无人愿意突出重围,太史慈便自告奋勇请求一行。孔融便说:“现今贼军围困甚密,众人皆说难以突围,你虽有壮志,但这始终是太艰难的事了?”太史慈答道:“昔日大人倾意照料家母,家母感戴大人恩遇,方才让我来相助大人之急;这是因为我应有可取之处,此来必能有益于大人。如今众人说不可突围,如果我也说不可,这样岂是大人所以爱顾之情谊和家母所以遣我之本意呢?如今情势危急,希望大人不要怀疑我。”孔融这才同意其事。

太史慈严装饱食,天明之后,太史慈便携带箭袋,摄弓上马,引著两个随从,自随身后,各拿着一座箭靶,开门直出城门。包围在城外的贼众皆十分惊骇,兵马互出防备。但太史慈只引马来至城壕边,立好箭靶,出城练习射靶,练习射靶完毕,便入门回城。明晨也是如此,包围在城外贼军有人站起戒备,也有人躺卧不顾,于是太史慈再立好箭靶,习射完毕,再入门回城。明晨亦是如此复出,城外包围的贼众人,觉得太史慈每日出城射箭,逐渐习以为常,再也没有站起戒备,于是太史慈见贼军戒备松懈,整顿盔甲策马挥鞭突出重围扬长而去。待贼军查觉知道时,太史慈已经突出重围,回顾拿取弓箭射杀数人,皆应弦而倒,因此无人敢去追赶。

太史慈抵达平原郡,便向刘备游说:“我太史慈,乃是东莱郡乡下之人,我与北海孔融并无骨肉之亲,也并不是乡党之友,只是因为慕名同志而相知,我有替他分灾共患之情义。方今管亥暴乱,北海城被围困,城中孤立无援,情势危在旦夕。久闻刘使君向来素有仁义之名,更能救人于急难,因此北海孔融正盼望着使君您的贵助,更使我太史慈愿意冒刀刃之险,突破重围,从万死之中托言于使君,惟望使君存知此事。”刘备惊讶答道:“北海孔融也知道世间有我刘备吗!”即时派遣精兵三千人随太史慈返回都昌。贼军闻知援兵已到,都忙解围逃散而走。孔融得济无事,更加重视太史慈,说道:“你真是我的少友啊。”事情过后,太史慈回去见其母,其母也说:“我很高兴你有报答北海孔融啊![3]”

  酣斗小霸王

兴平二年(195年),离开辽东后,本想见同为东莱郡的扬州刺史刘繇,于是来到曲阿,却见到平定江东的孙策军已至,部下劝告刘繇可以太史慈为大将军,刘繇说:“如果我重用太史慈,许劭不会取笑我吗?”其时太史慈不被重用,只负责担任前线军情侦察。当时他独自与一骑卒来到神亭,遇到孙策,孙策那边的十三从骑都是韩当宋谦黄盖之辈,太史慈却仍然上前决斗,孙策与他单挑。孙策刺下太史慈的马,而揽得太史慈项上手戟,太史慈亦得孙策兜鍪。刚巧两家兵骑并各来赴,方才作罢。

  信义笃烈

后来刘繇与太史慈不敌孙策,刘繇而逃入芜湖,躲藏于山中,称丹杨太守。当时孙策已平定宣城以东,惟泾水以西六县未服。太史慈则前往泾县,建立屯府,多数为山越所依附。

太史慈顽强抵抗之下,最后仍被孙策俘虏。孙策即时解开其困缚,捉其手说:“还记得在神亭认识你,如果你当时将我擒获,你将会如何处置我?”太史慈说:“不可知也。”孙策大笑曰:“今日起,我当与你共闯天下。”孙策署太史慈门下督。孙策相当重视太史慈,决定收揽他。刘繇败走后,尚有余众万多军卒未降,太史慈便受命前往安抚。左右皆说:“太史慈必北去而不还了。”孙策却深具信心地说:“子义他舍弃了我,还可以投奔谁呢?”更替其饯行送别至昌门,临行把著太史慈的手腕问:“何时能够回来?”太史慈答道:“不过六十日。”孙策问太史慈道:“孤闻知卿昔日为郡太守劫州章,义助于孔文举(孔融),请援于刘玄德(刘备),都是有烈义的行为,真是天下间的智士,但所托却未得其人。射钩斩袪,古人不嫌(管仲原是齐公子纠的属下,曾引弓射中公子小白〈齐桓公〉的钩带,然而小白日后仍以管仲为相;晋文公曾出走奔翟,晋献公遣寺人披追之,更斩下重耳的衣袖,然而重耳仍能容赦寺人披)。孤是卿的知己,卿千万别忧虑会不如意啊。”又说:“龙要高飞腾空,必先阶其尺木。[4]”太史慈果然如期而返。孙策授予其兵权,拜折冲中郎将。孙策收复祖郎后,军还,祖郎与太史慈俱在前导军,军中众人皆以为荣。

  驻守建昌

后来数次作乱于艾县、西安县、攸县一带的刘表从子刘磐与麾下黄忠共守长沙郡攸县[5]。孙策分海昏、建昌设左右六县,委任太史慈为建昌都尉,主治海昏,并督各将还击以骁勇著称太史慈成功镇服守地,令刘磐与黄忠绝迹江东,不再为祸作乱。甚至连曹操都曾因闻其名而与他通信,并于信件中夹着当归,示意要招揽太史慈,但太史慈都没有加以理会。

孙权统事后,因太史慈能制刘磐,便将管理南方的要务委托给他,时建安八年(203年[6])。

  英雄辞世

建安十一年(206年)逝世,享年四十一岁。《吴书》曰:太史慈临亡叹息曰:”丈夫生世当带七尺之剑,以升天子之阶。今所志未从,奈何而死乎!”权甚悼惜之。死后由程普接替[7]。

死后下葬地有三种说法,真正葬地,至今仍谜。

一。传死后被孙权厚葬于北固山,而现镇江北固山太史慈墓也是唯一被官方以文物式保护的太史慈墓,

但亦有人指,极有可能只是其后人所立之衣冠冢。

葬于北固山最早史料出处为清代的《北固山志》,记载同治九年赵应珪等人立太史慈墓碑于北固山下。

而之所以会有葬于北固山一说,最早记载是出现小说三国演义,所以极有可以是清代后人有误而立之碑。

北固山一墓多次被毁,1966年被盗,无发现任何文物,现今是1985年重建、2013修缉后的墓碑。

二。按清县志记载所云,葬于今太史湾村,即浙江湖州。

此说法出自唐代《石柱记》的碑文,上面疑刻有乌程(古县名,今湖州)有吴丹阳太守芜湖侯太史慈之墓之意,

因此也在清代时被收入清县志。

但此说法的疑处在于太史慈被纳之爵位,东吴建立后才有芜湖侯,名徐盛

故,太史慈卒于建安十一年,连孙策都仍未被封为长沙桓王,太史慈更没有可能被封侯。

三。葬于江西奉新。

最早记载于南宋时期地方志,后,清康熙年间于【江西通志】更有明确记载:【太史慈墓在奉新县南乡十都】,

当地亦有更多相关传说与地名,太史慈更于宋代被奉新人建感古庙,封为灵惠侯,后于清年间封为广佑灵惠神。

  轶话

太史慈身长七尺七寸(约178cm),有美须髯,猿臂善射,弦不虚发。其箭术相当了得,享誉当代,他在北海为孔融求援时,曾带弓箭冲突黄巾重围,当黄巾军队上前包围太史慈,他引弓射杀数人,箭无虚发,令黄巾贼不敢再追。投降孙策后,某次太史慈随孙策讨伐麻保贼时,有一敌将于城楼上揽著城上梁木,向孙策军大肆叫骂,太史慈便引弓一射,一箭贯穿敌人的手,直中楼中短梁,弓术如此精妙,此“贯手著棼”一事更成为千古佳话。[8]太史慈毕生展现了多方面的才能,其智勇双全的表现,可谓一代名将。而他尽义守信的性格,更是为古今所称道,既能报恩于孔融,又能守诺于孙策,均可见其为人磊落。然而寿命不长,所以临终有“所志未从,奈何而死”的遗憾。

《全唐诗·卷七百六十七》中载孙元晏有一首写太史慈的诗:“圣德招贤远近知,曹公心计却成欺。陈韩昔日尝投楚,岂是当归召得伊。”

家族先祖与后代

姓氏由来及先祖同姓族人

太史一姓有说是出于姬姓后所改,西周时周文王之孙蔡仲,其后人有以太史为氏,而太史之称顾名思义与司马、司空一样,是因官职而来,有记夏朝末年已有太史之职,西周成为定制,除编纂国史,太史还负责观星、授历、祭祀等事务。

太史敫,战国田齐莒城太史。[原创研究?]

太史董狐,春秋晋国太史。[原创研究?][9]

太史三兄弟,齐国太史。[原创研究?][10]

  后人

  •   太史享,太史慈之子。官至越骑校尉,仍曾任尚书、吴郡太守。
  •   太史叔明,太史慈后世孙,与江东豪门吴兴沈氏结亲,南朝梁博学之士。

  至今及相关纪念

太史慈的后代由北迁南定居于吴郡乌程,于现代,黄县(今:山东龙口)一带,亦有人仍复姓太史,但亦有改为史姓,主居住在今天的羊沟营、南枣市、战家夼、南乡城、王马史家、东营史家、庵儿夼等村庄。有流传羊沟营正是太史慈之故里。

太史姓宗祠宗祠四言通用联:【佐吴善射;识主联姻。】上联典指三国时吴人太史慈,字子义,官郡奏曹史,因事避祸辽东,先后得孔融、孙策重视,后官建昌都尉。猿臂善射,弦不虚发。下联典指战国时齐人太史敫之女,齐湣王被楚国人淖齿所杀,湣王之子法章变姓名逃到太史敫家为仆人。太史敫之女看他举止不同平常人,就私下里常送些衣服食物周济他。法章后来被立为国君,是为齐襄王,娶太史敫之女,并立为王后。

  艺术形象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中初登场为第十一回“刘皇叔北海救孔融,吕温侯濮阳破曹操”,后来表现与《三国志》中没有太大分别,但其死亡时间却往后调了数年。于群英会、赤壁之战中,太史慈也有登场,先在群英会上为周瑜担任监酒官,于赤壁战中则负责绕到曹军背后,断绝来自合肥的曹军援兵。后来太史慈更于合肥之战一役中大战魏将张辽,可惜其所献的“里应外合”之计被张辽悉破,张辽更将计就计,安排伏兵,袭击进入合肥城的太史慈,令太史慈身中数箭,回营后伤重身亡。书中更有一首五律诗句作赞:“矢志全忠孝,东莱太史慈。姓名昭远塞,弓马震雄师。北海酬恩日,神亭酣战时。临终言壮志,千古共嗟咨。”

  影视形象

  •   1994年电视剧《三国演义》:李洪涛、陈之辉饰演太史慈
  •   1996年电视剧《三国英雄传之关公》:张文进饰演太史慈
  •   2009年电视剧《终极三国》:黄壮为饰演太史慈
  •   2017年电视剧《终极三国2017》:李若焱饰演太史慈

  漫画游戏

  •   真三国无双系列/无双OROCHI系列(光荣公司开发,挂川裕彦配音)
  •   《苍天航路》(王欣太)
  •   《火凤燎原》(陈某)

  评价

  •   《三国志》载孔融曰:“卿(太史慈)吾之少友也。”
  •   《三国志》载刘繇曰:“我若用子义,许子将不当笑我邪?”
  •   陈寿《三国志》评曰:“太史慈信义笃烈,有古人之分。”
  •   《三国志》引《吴历》:“(孙)策曰:‘太史子义,青州名士,以信义为先,终不欺策。’”
  •   《三国志》引《江表传》:“(孙)策曰:‘太史子义虽气勇有胆烈,然非纵横之人。其心有士谟,志经道义,贵重然诺,一以意许知己,死亡不相负。’”
  •   谢混《宋书·刘敬宣传》:“人之相知,岂可以一涂限,孔文举礼太史子义,夫岂有非之者邪!”
  •   孙元晏:“圣德招贤远近知,曹公心计却成欺。陈韩昔日尝投楚,岂是当归召得伊。”
  •   洪迈《容斋续笔》:“三国当汉、魏之际,英雄虎争,一时豪杰志义之士,礌礌落落,皆非后人所能冀,然太史慈者尤为可称。”
  •   郝经:“慈笃于信义,以气相许穿彻,劲挺克复。其言亦田畴辈流也。终委身孙氏,受其驱防,以不能为王爪士咄唶自恨,衔愤以死,其志可哀已。”
  •   罗贯中:“矢志全忠孝,东莱太史慈。姓名昭远塞,弓马震雄师。北海酬恩日,神亭酣战时。临终言壮志,千古共嗟咨。”

  注释

  1.   《三国志˙吴书˙第四太史慈传》:少好学,仕郡奏曹史。会郡与州有隙,曲直未分,以先闻者为善。时州章已去,郡守恐后之,求可使者。慈年二十一,以选行,晨夜取道,到洛阳,诣公车门,见州吏始欲求通。慈问曰:“君欲通章邪?”吏曰:“然。”问:“章安在?”曰:“车上。”慈曰:“章题署得无误邪?取来视之。”吏殊不知其东莱人也,因为取章。慈已先怀刀,便截败之。吏踊跃大呼,言“人坏我章”!慈将至车间,与语曰:“向使君不以章相与,吾亦无因得败之,是为吉凶祸福等耳,吾不独受此罪。岂若默然俱出去,可以存易亡,无事俱就刑辟。”吏言:“君为郡败吾章,已得如意,欲复亡为?”慈荅曰:“初受郡遣,但来视章通与未耳。吾用意太过,乃相败章。今还,亦恐以此见谴怒,故俱欲去尔。”吏然慈言,即日俱去。慈既与出城,因遁还通郡章。州家闻之,更遣吏通章,有司以格章之故不复见理,州受其短。由是知名,而为州家所疾,恐受其祸,乃避之辽东。
  2.   《三国志·邴原传》:原以黄巾方盛,遂至辽东,与同郡刘政俱有勇略雄气。辽东太守公孙度畏恶欲杀之,尽收捕其家,政得脱。度告诸县:“敢有藏政者与同罪。”政窘急,往投原,原匿之月余,时东莱太史慈当归,原因以政付之。
  3.   《三国志˙吴书˙第四太史慈传》:北海相孔融闻而奇之,数遣人讯问其母,并致饷遗。时融以黄巾寇暴,出屯都昌,为贼管亥所围。慈从辽东还,母谓慈曰:“汝与孔北海未尝相见,至汝行后,赡恤殷勤,过于故旧,今为贼所围,汝宜赴之。”慈留三日,单步径至都昌。时围尚未密,夜伺间隙,得入见融,因求兵出斫贼。融不听,欲待外救。外救未有至者,而围日偪。融欲告急平原相刘备,城中人无由得出,慈自请求行。融曰:“今贼围甚密,众人皆言不可,卿意虽壮,无乃实难乎?”慈对曰:“昔府君倾意于老母,老母感遇,遣慈赴府君之急,固以慈有可取,而来必有益也。今众人言不可,慈亦言不可,岂府君爱顾之义,老母遣慈之意邪?事已急矣,愿府君无疑。”融乃然之。于是严行蓐食,须明,便带鞬摄弓上马,将两骑自随,各作一的持之,开门直出。外围下左右人并惊骇,兵马互出。慈引马至城下堑内,植所持的各一,出射之,射之毕,径入门。明晨复如此,围下人或起或卧,慈复植的,射之毕,复入门。明晨复出如此,无复起者,于是下鞭马直突围中驰去。比贼觉知,慈行已过,又射杀数人,皆应弦而倒,故无敢追者。遂到平原,说备曰:“慈,东莱之鄙人也,与孔北海亲非骨肉,比非乡党,特以名志相好,有分灾共患之义。今管亥暴乱,北海被围,孤穷无援,危在旦夕。以君有仁义之名,能救人之急,故北海区区,延颈恃仰,使慈冒白刃,突重围,从万死之中自托于君,惟君所以存之。”备敛容荅曰:“孔北海知世间有刘备邪!”即遣精兵三千人随慈。贼闻兵至,解围散走。融既得济,益奇贵慈,曰:“卿吾之少友也。”事毕,还启其母,母曰:“我喜汝有以报孔北海也。”
  4.   《江表传》:“策问慈曰:“闻卿昔为太守劫州章,赴文举,诣玄德,皆有烈义,天下智士也,但所托未得其人耳。射钩斩袪,古人不嫌。孤是卿知己,勿忧不如意也。”出教曰:“龙欲腾翥,先阶尺木者也。”
  5.   《三国志˙蜀书˙第六黄忠传》荆州牧刘表以为中郎将,与表从子磐共守长沙攸县。
  6.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建安)八年,权西伐黄祖,破其舟军,惟城未克,而山寇复动。还过豫章,使吕范平鄱阳,(会稽)程普讨乐安。太史慈领海昏,韩当周泰吕蒙等为剧县令长。
  7.   《三国志·程普传》:(普)又从征江夏,还过豫章,别讨乐安。乐安平定,代太史慈备海昏
  8.   台湾教育部国语辞典:“贯手著棼”条[永久失效链接]
  9.   《左传·宣公二年》有记【董狐直笔】一事.
  10.   司马迁《史记》书曰:“崔杼弑庄公”.

参考资料

  •   《三国志·吴书·太史慈传》
  •   《三国志·魏志十一·邴原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太史慈

顶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