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范-咸鱼百科

吕范

吕范(-228年),字子衡,汝南细阳[1]人,是三国时期东吴的重要将领和政治家,官至大司马。

  生平

忠笃亮直

吕范年轻时是一名汝南郡的县吏,容观貌美之人。同乡的刘氏漂亮且家财富有,吕范往求亲。刘氏的母亲嫌弃吕范,不打算答应,但是刘氏说:“您认为吕子衡是永远贫穷的人吗?”于是决定嫁予吕范。

后来吕范避难至寿春,当时在袁术麾下的孙策认为吕范与众不同,吕范将自己的百余名门客交由孙策指令。当时孙策的母亲吴夫人[2]身处江都,孙策派遣吕范迎吴夫人回曲阿,让母亲暂栖于舅氏吴景之处。徐州州牧陶谦认定吕范是袁术的内应,把吕范抓拿和拷问。吕范的亲客和门客知情后,把吕范解救回来。

当时只有吕范和孙河经常伴随孙策,跋涉辛苦,就算有危难也不会逃避,孙策也当吕范亲戚对待,每次升堂,饮宴都在吴夫人的面前。[3]

吕范之后跟随孙策攻破庐江,随军东渡长江,向江东地区进军。吕范率军在横江、当利一带击败张英、于麋等众,南下攻陷至丹杨、湖孰,受领湖孰相。孙策攻克秣陵、曲阿后,收编了笮融、刘繇的余部,增派给吕范兵士二千及马五十匹。此后吕范出任宛陵令,击败丹阳贼寇,回到吴郡后升任都督[4]。

其时下邳陈瑀自号吴郡太守,据地自守,屯于海西,并与当地豪强严白虎勾结。于是孙策亲自带兵征讨严白虎,另遣吕范与徐逸攻打陈瑀,吕范军队大败敌军,并且斩下大将陈牧的首级,陈瑀败投袁绍。此后吕范跟随孙策攻打在陵阳的祖郎、驻守勇里的太史慈,先后平定七个县,拜为征虏中郎将,又出征江夏郡,回来平定了鄱阳地区。

协护脩整

200年,孙策病逝,吕范回到吴郡奔丧。此后孙策的弟弟孙权接掌东吴势力,继承军队,再征江夏,吕范奉命与重臣张昭留守根据地吴郡。

208年赤壁之战中,吕范跟随周瑜破敌有功,战后官拜裨将军,领彭泽太守,受彭泽、柴桑、历阳三地奉邑。

之后,刘备亲自来到建业与孙氏结为姻亲,吕范曾建议软禁刘备,然而其计最终没有实行。

后来吕范迁任平南将军,屯军柴桑。219年,当孙权正要背盟偷袭刘备驻守荆州的大将关羽前,曾到过吕范的家跟他说:“如果当初听从你的建议,今天就不必劳师动众了。如今我将逆流攻讨关羽,你要帮我守卫好建业。”结果孙权成功讨破关羽,之后回师迁都武昌。吕范拜为建威将军,封宛陵侯,领丹杨太守,治理旧都建业,并监督扶州以南直至南海地区一带的军队,食邑溧阳、怀安、宁国。

后来,魏将曹休、张辽臧霸率军进攻东吴,吕范领五军(2~3万人)并率领徐盛全琮孙韶等将领在洞口县一带拒敌。其时吕范受封前将军假节,并改封南昌侯。可是当时前线遭逢大风,水军船只相继倾覆,士卒亦多堕水受溺,船队被吹到敌人岸上的军营,受到曹休等敌人攻击,溺死和阵亡者共损失数千人,军需物资亦被吴宗室的孙朗误烧,无力重整军势,于是撤军还守。[5]成功引残余大军返还,吕范仍被任命为扬州牧。

  永随逝去

黄武七年(228年),吕范迁任大司马,可是印绶尚未下发便因病逝世。孙权为其素服举哀,并遣使者追赠印绶。在回建业的路上,孙权经过吕范坟墓,仍忍不住悲呼:“子衡!”并且泪流不止。孙权回都后,更下令以太牢之礼(猪、牛、羊三牲齐备谓之太牢,是古时天子祭祀社稷天地所用的大礼)祭祀吕范。吕范死后,其长子因已先死,故此由次子吕据袭爵。

  性格特征

吕范为人虽然崇尚奢华,但会以公事为先。州内官民如陆逊全琮与及其它贵族公子,面对吕范时都会肃然修敬,不敢轻慢失仪。吕范对于居所服饰都甚讲究,经常大耗财帛以追求卓越,其生活之奢靡在当时可谓无人能及。不过吕范虽然喜欢奢华,但他仍然做到奉公守法,工作认真,因此孙权常因其忠诚而欣赏吕范,而不会怪责其奢侈的生活态度。虽然有人向孙权进言,但是孙权用管仲逾礼的例子驳斥,认为吕范“足作军容”,“何损于治”?

另一方面,吕范是一个公正严谨的人。在他初从孙策时,孙策让他主管财政,年幼的孙权曾想私底下向吕范多求财帛,然而吕范往往不肯答允,而且表现决绝,必定向孙策报告,从来不擅自给孙权任何便利,其守正尽责的行为在当时深得众望。后来孙权守阳羡长,曾经挪用公帑作私人用途,功曹周谷为免被孙策得知其事,便会在财务纪录上为孙权作伪证以饰其非,让孙权的行为得以保密,曾经令孙权对其相当欣赏。可是当孙权长大后,继承兄业统领大事,深通治国之道的他,认为周谷做事因私废公,不宜信用;而吕范为人忠诚可靠,因此倍加信任。

  后代

吕范的长子早逝,次子吕据继承了吕范的职位,官至骠骑将军、假节。太平元年(256年),吕据领军在外时东吴政权内部再次发生权力斗争,他遭到权臣孙?迫害,虽然手下都劝他归降曹魏,但他耻作叛臣,于是自杀。死后吕氏三族被夷。

  逸闻

孙策与吕范弈棋,吕范忽然向孙策说:“现在将军(指孙策)您的事业日臻鼎盛,手下士众数量亦与日俱增,可是就连身处远地并未随军的我,亦曾听到关于我军士卒纲纪不整的消息。既然如此,我愿意暂领都督之职,为将军统领一部分军队。”孙策听罢,便说:“子衡啊,你已经是一名士大夫了,手下亦有大军,经常在外立功,现在又岂可屈就一个职级较低的身份,去管理军中的琐碎事务呢?”吕范回应说:“我不认同。我之所以舍弃我的故乡而跟随将军,并不是为了养妻活儿的私情而已,而是希望借此得以济世救民。如今我们就像是坐在同一艘船上,正要渡过大海,若果有任何事稍为失误,我们都会为此而失败。因此我不只是为了将军您而作出计划,我也在为自己打算啊!”孙策知道吕范的好意,但只微笑,不发一言。于是吕范向孙策告辞后,便出外脱掉文官的衣物,穿着袴褶,手执马鞭,到军中自称已领衔为都督,要管理军事。孙策见状不得已,唯有正式授权予吕范,让其协助管治军政。自此军中威令谨严,部队紧执军法,纪律亦日趋严整。

孙权迁都建业,与文武大臣开大会时,向严畯说:“我以往曾经将鲁子敬(即鲁肃)比作邓禹,将吕子衡比作吴汉,而你们众人都未有作出回应,现在有什么结论了吗?”严畯退席后便向孙权说:“臣未能解通您的暗示,如果您只是纯粹赞誉鲁肃与吕范的话,这两个比喻就似乎有点言过其实。”孙权解释说:“当年邓禹见光武帝的时候,光武帝只是受命于更始帝,担任大司马抚军于河北,尚未有成为帝王的志向。邓禹便劝勉他鼓起复兴汉业之心,因此光武立国可说是由邓禹之论以开其端的。鲁肃为人英爽,又多计略,首次跟我谈论大事时,便已论及成就霸业之计,这一点与邓禹十分相似,因此我以其为比喻。吕子衡为人忠笃亮直,虽然有崇尚奢华的毛病,但他能做到处处以公务为先,因此这并不能成为他的缺点。自从他离开袁术跟从兄长以来,吾兄作大将,他就担任部曲,此后经常为兄长的事情忧心,更请求自为都督,协助兄长管理军务,一直勤奋不已,这一点与吴汉十分相似,因此我又以其为比喻。这两个比喻都有其根据,并不是纯粹因我个人好恶而随意提出的。”严畯听罢方才感服。

曾经,有人向孙权告状说吕范与贺齐二人在衣着方面过分奢华绮丽,服饰甚至有僭越王者的嫌疑,孙权回应说:“当年管仲亦曾做过逾礼的行为,但齐桓公能加以包容,结果亦不损其霸业。如今子衡(吕范)、公苗(贺齐)二人,根本没有犯上管仲那种程度的过失,他们只是精好于器械,在舟车用物方面追求严整而已,这能建立出强悍的军容,对其治军又有何损失呢?”,听到孙权对二人信任的回应后,状告者再也不敢说二人是非。

  三国演义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吕范初登场于第十五回。其时孙策正屈处袁术军中,郁郁不得志,在某次筵席之后与旧臣朱治商议独立之时。当时作为袁术谋士的吕范,知道孙策必有所为,在听到孙策的大计后,便提出要带领门人跟从孙策。三人在商议过程中,孙策提及有传国玉玺于手,吕范认定袁术得此后必肯借兵予孙策,结果果然成功借得军队,自此吕范便随孙策建立基业。

在第二十九回中,孙策将要怒斩于吉,吕范为救于吉,便提出让于吉求雨赎罪的建议。可惜尽管于吉求雨成功,孙策仍坚持要把于吉杀掉。在第四十四回中,赤壁之战前夕,吕范与诸葛瑾态度一致,偏向投降求安。当周瑜决定开战后,吕范与朱治共同担任四方巡警使,催督六部官军。

在第五十四回中,赤壁战后,孙权与刘备表面为盟友,实则互竞诡谲。其时周瑜献美人之计,欲以孙权之妹许配刘备,让刘备入赘为东吴女婿,当时孙权认为说媒的任务只有吕范能胜任,于是就命吕范向刘备提亲。吕范便以“人不可中道而废人伦”与及“两家结秦晋之好”为由,说服刘备接受亲事。然后吕范便一直充当女方媒人之务,参与对付刘备计划。当刘备到甘露寺见吴国太之时,吕范更建议伏刀斧手以斩杀刘备,然而失败告终。

在第七十六回中,孙权命吕蒙为督,偷袭荆州,追杀关羽,将其迫到麦城。孙权在正式出军要擒关羽前,吕范要求进行卜卦,结果求得“地水师卦”,更有玄武临应,主敌人远奔。在次回吕范再次卜卦,知道关羽即将从麦城中突围而出,投西北方而走,并必于亥时就擒,结果成功擒住关羽(玄武与亥时之卦,与第七十三回中关羽所作黑猪之梦有所对应,玄武对应黑色,亥时对应动物是猪)。

在第八十五回中,陆逊统领吴军将举国来侵的刘备击退后,曹丕乘蜀吴交战之时安排曹仁、曹休、曹真三路袭吴,然而吴军早已有所准备,遣诸葛瑾引兵在南郡抵抗曹真,令朱桓引兵当住濡须以拒曹仁,吕范则受命抵御曹休,并成功击败曹休等人(历史是洞口之役的吕范被曹休等人击败)。

  影视形象

中国中央电视台电视剧《三国演义》(1994年):啜二勇

台湾华视电视剧《三国英雄传之关公》(1996年):李子英

中国电视剧《三国》(2010年):张凯

  评价

  •   陈寿评:“朱治、吕范以旧臣任用,朱然、朱桓以勇烈着闻,吕据、朱异、施绩咸有将领之才,克绍堂构。若范、桓之越隘,得以吉终,至于据、异无此之尤而反罹殃者,所遇之时殊也。”
  •   孙权曰:“吕子衡忠笃亮直,性虽好奢,然以忧公为先,不足为损,避袁术自归于兄,兄作大将,别领部曲,故忧兄事,乞为都督,协护脩整,加之恪勤,与吴汉相类,故方之。”“昔管仲逾礼,桓公优而容之,无损于霸。今子衡身无夷吾之失,但其器械精好,舟车严整耳,此适足作军容,何损于治哉?”“吕子衡方吴汉。”
  •   《三国志·吴志·吴主传》:“曹公表权为讨虏将军,领会稽太守,屯吴,使丞之郡行文书事。待张昭以师傅之礼,而周瑜、程普、吕范等为将率。招延俊秀,聘求名士,鲁肃、诸葛瑾等始为宾客。分部诸统,镇抚山越,讨不从命。”
  •   《三国志·吴志·三嗣主传》:“异人辐辏,猛士如林。于是张昭为师傅,周瑜、陆逊、鲁肃、吕蒙之畴入为腹心,出作股肱;甘宁、凌统、程普、贺齐、朱桓、朱然之徒奋其威,韩当、潘璋、黄盖、蒋钦、周泰之属宣其力;风雅则诸葛瑾、张承、步骘以声名光国,政事则顾雍、潘濬、吕范、吕岱以器任干职,奇伟则虞翻、陆绩、张温、张惇以讽议举正,奉使则赵咨、沈珩以敏达延誉,术数则吴范、赵达以禨祥协德,董袭陈武杀身以卫主,骆统、刘基彊谏以补过,谋无遗算,举不失策。”
  •   傅玄《傅子》:“孙策为人明果独断,勇盖天下,以父坚战死,少而合其兵将以报仇,转斗千里,尽有江南之地,诛其名豪,威行邻国。及权继其业,有张子布以为腹心,有陆议、诸葛瑾、步骘以为股肱,有吕范、朱然以为爪牙,分任授职,乘间伺隙,兵不妄动,故战少败而江南安。”
  •   陆机:“政事则顾雍、潘濬、吕范、吕岱以器任干职。”
  •   章如愚:“如程普、黄盖甘宁徐盛、潘璋、朱然、朱桓、贺齐、凌统、全琮、吕范,皆智足以御众,勇足以却敌,未有不为守令之职者。”
  •   郝经:“朱治、吕范以勋旧重,朱然、朱桓以胆勇称,皆隐然敌国有古大将之风。”“天分鼎裂,鸷搏狼抗。成霸安疆,式资良将。形势深阻,江山沉雄。势常北向,以守为攻。舟楫是利,武骑无用。矫矫诸臣,功崇信重。”
  •   李渔:“魏有管辂之卜,吴有吕范之卜,一定军于先时,一料擒于临事。”

  参考资料

  •   《三国志·吴书第十一·朱治朱然吕范朱桓传》
  •   《江表传》
  •   《资治通鉴》
  •   《三国演义》
  •   今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
  •   即孙坚之妻,孙策、孙权之母。
  •   时唯范与孙河常从策,跋涉辛苦,危难不避,策亦亲戚待之,每与升堂,饮宴于太妃前。
  •   按裴注记载,这个都督的差事是吕范在与孙策下棋之时进谏后自行讨来的,吕范出任都督之后军中肃穆,威禁大行。
  •   据《魏书》载〈丙午诏〉:“孙权残害民物,朕(即曹丕)以寇不可长,故分命猛将三道并征。今征东(指曹休)诸军与权党吕范等水战,则斩首四万,获船万艘。大司马(即曹仁)据守濡须,其所禽获亦以万数。中军、征南,攻围江陵,左将军张郃等舳舻直渡,击其南渚,贼赴水溺死者数千人,又为地道攻城,城中外雀鼠不得出入,此几上肉耳!而贼中疠气疾病,夹江涂地,恐相染污。昔周武伐殷,旋师孟津,汉祖征隗嚣,还军高平,皆知天时而度贼情也。且成汤解三面之网,天下归仁。今开江陵之围,以缓成死之禽。且休力役,罢省繇戍,畜养士民,咸使安息。”丙午诏的战果夸大并不准确,洞口一役吴军大概人数才二至三万人,而孙吴灭亡时船队才只有五千,以国渊传记载魏国战果常以一当十记录。撇除魏国歌功颂德故意夸大战果的成分,吕范于洞口拒曹休一役仍然是受损失和大败。吕范洞口之败亦散见于《吴志》的《吕范传》、《吾粲传》、《孙朗传》,《魏志》的《曹休传》、《张辽传》、《臧霸传》、《王凌传》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吕范

顶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