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jcka od soukromeho investora ihned rychlá pujcka online Pacov online pujcky Bystřice nad Pernštejnem nebakovni pujcka na matesky online pujcka ihned na úcet Studénka pujcky na exekuci bez zastavy

张纮

张纮(150年-229年或153年-212年[1]),字子纲,徐州广陵郡射阳[2](今江苏扬州)人,东汉末年东吴的政治家和学者。孙策在尚未脱离袁术时,曾向当时身在江都的张纮讨教成为一方诸侯的志向,张纮为孙策规划出占领荆、扬两州的未来战略版图江都对。

  生平

为世令器

张纮初时游学于洛阳,曾于太学跟博士韩宗学习易经和欧阳尚书,又到外黄跟濮阳闿学习韩诗、礼记和左氏春秋。回郡后获举为茂才,当时大将军何进、太尉朱儁、司空荀爽三府皆辟他为掾,他都以疾病为由拒绝应召。

江都对策

后来张纮避乱江东,并因母丧而在江都服丧;孙策在为父亲孙坚还葬曲阿后亦居于江都,于是几次拜见张纮,和他研究天下大势。孙策对他说明自己的筹划:“现在汉朝国祚衰微,天下纷乱,英雄豪杰都各自拥兵自重,发展势力,却没有能化解天下危乱的人。先父曾与袁术一起讨伐董卓,功业未遂就被黄祖所害。我虽年轻识浅,但却心有志向,我现在想先请求袁术把先父旧部交给我统领,并到丹阳郡去依靠舅父吴景,在那收集流散兵士,东据吴郡、会稽,报仇雪耻,做朝廷的外藩。您以为如何?”张纮先自称见识浅陋并守孝在身作推托,孙策遂进一步说:“您是名闻遐迩,让四方之人仰慕的人。今天我这打算就由你议决了,为何不开怀告诉我看法,以与你如高山的声望相称。如果我志向得伸,大仇得报,我绝不会忘记你今天的功劳恩德。”孙策说到此处更激奋得流下泪来。张纮见孙策言辞慷慨,更看出其从内心表露的忠勇壮烈,深受感动,终于对孙策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当年周朝王道崩坏,齐桓公、晋文公才能应运而起;王室一旦安宁,诸侯就只能尽臣子上贡的本分了。您继承父亲的路,骁勇善战,假如你投奔吴景,成功招集吴会一带的兵马,当能获得荆扬二州,亦能报仇雪恨。那时您凭倚长江,奋发威德,扫除群雄,匡扶汉室,所建的功业,定会像齐桓、晋文那样流芳千古,岂止作一个外藩呢?目前乱世多生祸难,如果您想建功立业,就应当与和你相同志向的人一起南渡发展。”孙策于是就实行其计划,并将母亲和一众年幼的弟弟都交给张纮照顾[3],后孙策更表张纮为正议校尉。奋威将军吕布袭取徐州,以徐州牧自居,不希望张纮和孙策共事,追举张纮为茂才,并命孙策遣送他。但张纮厌恶吕布,并不想去;孙策亦想张纮继续辅助他,于是回书推辞。

 文理意正

建安四年(199年),孙策派遣张纮代替虞翻到许都[4],留在那里当侍御史,与少府孔融交好。次年孙策遇刺身亡,曹操有意趁机攻伐,张纮于是劝谏曹操,成功阻止曹操出兵。后来曹操想张纮协助孙权内附,于是派张纮任会稽东部都尉。陈琳著有《武库赋》,张纮读后写信称赞陈琳的文才。陈琳却说与张纮及张昭两人相比,是小巫见大巫。[5]

 共施经略

208年,张纮在孙权下任长史,随军征讨合肥。合肥久攻不下,便向孙权进计:“古时围城,开其中一面,为疑惑敌军的心理。如今围城甚密,攻击又急,这样会使对方恐惧而拼命抵抗。死战的敌人,固然难拔出,及救援未至,可缩小范围,以观其变。”众议者各有不同,众将围城驰骋挑战。孙权亲自率轻骑突破,张纮进谏:“主公的士兵是兵器,战争是危险的事。如今你所麾下的士兵依赖盛壮的气势,轻视强暴的外族,三军之众,没有不寒心的,虽斩对方的大旗,威震敌方战场,但这是偏将的任务,而不是主将所做的。应开始抑制孟贲、夏育的勇猛鲁莽,怀霸王之计。”孙权听纳张纮的进谏,停止进攻而退还。

忠且谏乎

209年,孙权打算再出兵攻打,张纮劝阻道:“自古帝王受天命的君主,虽有皇灵在上辅佐,文德传播天下,也要靠武功显著。要开垦种植,任贤使能,务崇宽惠,顺天命去诛讨,这样不劳师众定天下。”又劝孙权迁都秣陵(后改称建业)。六十岁时病死(也可能是“八十岁”病死),孙权大感悲伤。

  殊遇

吴国建国初年,孙权对群臣大多直接称呼其字,唯独称呼张昭为张公,称张纮为东部,由此可见孙权对二人的器重。[6]

其文学造诣极高,著作中有《楠榴枕赋》,被身在北方的同郡陈琳称赞。[7]

  子孙

张纮子张玄官至南郡太守、尚书,清介有高行,但才不及张纮。张玄子张尚有俊才,孙皓时为侍郎,以言语辩捷闻名,擢为侍中、中书令,但后因得罪孙皓被诛。

  艺术形象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的记载不多,周瑜向孙策成就霸业举荐的时候,提及张昭和张纮二人,两人合称二张。

  影视形象

  •   1996年电视剧《三国英雄传之关公》:王侠饰演张纮
  •   2004年电视剧《武圣关公》:王振友饰演张纮

  评价

  •   陈寿:“张纮文理意正,为世令器,孙策待之亚于张昭,诚有以也。”
  •   孔融:“前劳手笔,多篆书。每举篇见字,欣然独笑,如复睹其人也。”
  •   陈琳:“自仆在河北,与天下隔,此间率少于文章,易为雄伯,故使仆受此过差之谭,非其实也。今景兴在此,足下与子布在彼,所谓小巫见大巫,神气尽矣。”
  •   孙元晏:“东部张公与众殊,共施经略赞全吴。陈琳漫自称雄佰,神气应须怯大巫。”
  •   萧常:“纮与昭,号二张;纮柔克,昭纯刚。纮先死,德不亡,昭后死,誉益彰。”
  •   郝经:“孙策以孤童见纮,言议慷慨,纮即许以桓文之事而委质焉,则亦昭烈孔明之举也。虽其忠直髙壮不逮于(张)昭,而文理意正,缱绻缜密,赞襄孙氏,使中州人士见推,亦昭之亚也。其建计请权都秣陵,屹为江左京邑而传继六代,有奉春君之识焉。”“纮亦时英,润色吴业。建都定鼎,南纪有截。”

  注释

  1.   张纮卒于229年,此据《资治通鉴》卷71、魏明帝太和七年(229年),中华书局版,页2257;《建康实录》,中华书局版,页39,但《三国志‧张纮传》记张纮六十岁卒,如此他在汉灵帝被举茂才、辟用公府才十岁出头,与常理不符,可能是《三国志‧张纮传》把“八十岁”误写成60岁,或是《资治通鉴》跟《建康实录》将卒年放错时间
  2.   裴松之注引《吴书》载“纮见柟榴枕,爱其文,为作赋。陈琳在北见之,以示人曰:‘此吾乡里张子纲所作也。’”一句,而《三国志·臧洪传》载“(袁)绍令(臧)洪邑人陈琳书与洪”一句,由此可知张纮亦是射阳县人。
  3.   《三国志·孙策传》裴松之注引《吴历》:“初策在江都时,张纮有母丧。策数诣纮,咨以世务,曰:‘方今汉祚中微,天下扰攘,英雄俊杰各拥众营私,未有能扶危济乱者也。先君与袁氏共破董卓,功业未遂,卒为黄祖所害。策虽暗稚,窃有微志,欲从袁扬州求先君余兵,就舅氏于丹杨,收合流散,东据吴会,报仇雪耻,为朝廷外籓。君以为何如?’纮答曰:‘既素空劣,方居衰绖之中,无以奉赞盛略。’策曰:“‘君高名播越,远近怀归。今日事计,决之于君,何得不纡虑启告,副其高山之望?若微志得展,血仇得报,此乃君之勋力,策心所望也。’因涕泣横流,颜色不变。纮见策忠壮内发,辞令慷慨,感其志言,乃答曰:‘昔周道陵迟,齐、晋并兴;王室已宁,诸侯贡职。今君绍先侯之轨,有骁武之名,若投丹杨,收兵吴会,则荆、扬可一,仇敌可报。据长江,奋威德,诛除群秽,匡辅汉室,功业侔于桓、文,岂徒外籓而已哉?方今世乱多难,若功成事立,当与同好俱南济也。’策曰:‘一与君同符合契,有永固之分,今便行矣,以老母弱弟委付于君,策无复回顾之忧。’
  4.   《三国志》卷五七《虞翻传》注引《江表传》:策既定豫章,引军还吴,飨赐将士,计功行赏,谓翻曰:“孤昔再至寿春,见马日䃅,及与中州士大夫会,语我东方人多才耳,但恨学问不博,语议之间,有所不及耳。孤意犹谓未耳。卿博学洽闻,故前欲令卿一诣许,交见朝士,以折中国妄语儿。卿不愿行,便使子纲;恐子纲不能结儿辈舌也。”
  5.   陈琳《答张纮书》:“今景兴在此,足下与子布在彼,所谓小巫见大巫,神气尽矣。”
  6.   《三国志》卷五十七〈吴书‧虞翻传〉注引《江表传》中说:“初,权于群臣多呼其字,惟呼张昭曰张公,纮曰东部,所以重二人也。”
  7.   《太平御览·卷707》引韦昭《吴书》:张纮作《楠榴枕赋》,陈琳在北得之,因以示士人曰:“此吾乡里张子幼作也。”

  参考资料

  •   《三国志·吴书·张纮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张纮

顶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