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jcka online ihned Příbor půjčky bez navýšení rychlá půjčka na op a směnku jindřichův hradec sms pujčky do 1000 domaci pujcka door financial znojmo rychlý půjčky

孙悟空故里之争白热化 山西欲建7000亩“花果山”

据报道,山西娄烦县文物旅游局决定着手开发“花果山孙大圣故里风景区”,该项目位于娄烦县海拔1816米的花果山山顶和山北侧的道人沟中,占地面积共7000多亩。据悉,近年来多系为猴王的“户籍”争论不休,专家尚无定论。中国网有消息说,山西学者孟繁仁、李国成与中国西游记文化研究委员会会长李安纲教授等多位专家经过20多年的考察研究后认定,孙悟空老家为山西娄烦说的依据最多、文化内涵最丰富。

争抢故里的“逗眼球笑料”近日一直不断,公众也多嗤之以鼻。但存在总有其合理性,一味讽刺谩骂也无益于建设,倒不如从容地“看戏”——看看争到最后谁是赢家?谁真做成了味道十足的创意产业?

■支持

  开发悟空故里 没啥可批评的

见怪不怪的故里之争,早已审美疲劳。本来还想如赵云故里、李白故里、曹雪芹故里那样骂上几句,回头一想却发现自己确实是OUT了——允许你们其他地方发掘祖宗的文化资源赚钱花,凭什么就不允许俺们“创造祖宗”赚钱玩?更何况,山西娄烦县还有两大论据:其一,《西游记》种种传说在当地多有流传,地名也有几处与小说中的地名重名;其二,山下的人都姓孙,足以证明都是“孙行者”或是“者行孙”的后代。

有人质疑,《西游记》本是神话故事,何来故里之争?对于此,俺倒想多说几句了。凡是文化,都是后世发明出来的。“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任何文化也都是记述者的文化。美国共有200年的历史,本属文化贫瘠,可人家却创造了“迪斯尼文化”,并且,还将“迪斯尼公园”的红旗插遍了地球的各个角落。不是我们没有文化,只是,我们没有发现文化的眼睛。只要将景点文化做到足够有味道、有品位,而不是生拉硬套、不是山寨模仿,相信还是会制造“先入为主”的效果。实际上,花多少钱、建什么项目,都只是手段,重要的要看效果。希望山西娄烦县能用实实在在的国民收入与还富于民,来宣告“孙悟空故里”项目的成功。而非在项目建立之初,就淹没在大众口水之中。

成了豆腐渣 再究责也不迟

在谁都没有独自占有悟空之前,其所臆想的经济效益足以令决策者迷失眼球,陷入一种盲目追求与崇拜中,以为一旦得手,便可大把大把地赚银子。没有现成的“老祖宗”可以啃,那就必须想方设法整一个可以啃的“文化瑰宝”来。于是乎,这悟空户籍传奇也不难理解。

历史上没有孙悟空是铁定的事实,谁都知道其“户籍所在地”不过是大忽悠而已,可忽悠背后建设的工程,其中蕴藏的文化意味并没有到万恶不赦的地步。作为经济发展的决策,没有确切来源的孙悟空大家都分一杯羹有何不可?如今过分追究建悟空故里的地方政府还为时过早,等真成了豆腐渣决策再处罚也不迟,或许有人会说这浪费了大家的钱,可如此程序下的惩罚才足以杀鸡儆猴,让后来者引以为戒。(龙敏飞)

■支招

  冲击力,必须的

既然娄烦县打算来个捷足先登,将“孙悟空故里”定格下来,那么“开发”的力度必须出人意料才行。在此,笔者不揣浅陋,给当地政府出点主意:

孙猴子上天入地,神通广大。不妨考虑将其父亲“考证”成一位功夫堪比李连杰的武林高手,或身手盖过刘谦的魔术大师,为孙猴的出道做点铺垫。至于它为何背井离乡,投身唐僧门下,则可说成小孙罔顾族规伦理,不仅公开包养二奶,还与N个村姑关系暧昧,最终因绯闻缠身而被逐出孙家村。而在有游客花钱参与演出的“孙猴偷情记”情景剧中,小孙的情人们都得挤出“黄金甲”一般的硕大乳房,以造成视觉上的猛烈冲击……如此,既可凸显出景区的悲情色彩,又融进了猎人眼球的娱乐元素,相信将备受孙氏粉丝们的追捧。在“花果山孙悟空故里风景区”开发过程中,关键在于继续展开创造性思维的翅膀,把景区的一切都弄得玄而又玄,扑朔迷离。到时候,各地游客纷至沓来,何愁GDP不像盛夏温度计里的水银柱,呼啦啦直往上蹿?(徐林林)

■反对

  神话人物哪儿来故里

孙悟空是个虚构出来的人物,哪里来的故里?没想到,山西娄烦县竟然要开发“孙悟空故里景区”,占地逾7000亩。这真是令人目瞪口呆。

开发一个虚无人物的“故里”,已经是违背常识了。身为政府官员,自然也是懂得常识不可违背,然而,他们如此不顾常识,如此捕风捉影,其背后必然有着难以遏制的冲动,即利益动力。造出一个“花果山孙大圣故里风景区”,就是一个很好的项目,有了项目,可以要钱得钱,要利得利,可以在这个项目上大做“文章”。或许有人担心,“花果山孙大圣故里风景区”不赚钱怎么办?这样想,会被既得利益者认为是“杞人忧天”。是否能赚钱无关紧要。关键是使官员有了政绩底气,有了一个捞利益的载体。

一边是热衷争抢生造名人故里,一边是政府花钱公众缺乏参与,如此,哪个官员怕花钱?哪个官员花起钱来会计后果?赚了是官员的政绩,亏了算大家的,这样的“生意”谁不会做?没有“名人”故里,生造出一个“故里”,连虚构人物也不放过。有了“故里”恐怕又要像平遥那样,出来叫屈,热热闹闹的“争抢”戏中,公众只能充当“傻子”。

■观察

  “72变”专家魅影

如此的“大手笔”离不开专家的“捧场”。当“多位专家经过20多年的考察研究后认定”的说法出笼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当下各地争夺“故里”的套路——政府带队、专家挖空心思论证,而隐藏其后的逻辑思维是利益之争,是想借“孙悟空老家”这块招牌来营销自己、发展地方经济和当地旅游。其实,“孙悟空老家”种种说法的背后都有专家的身影在晃动,对此,该如何审视?在笔者看来,这些都是专家们忘记自身责任担当和学者立场的表现,而由此也产生了“信专家不如信民间”和“专家成‘砖家’”的说法。众多山西籍专家对“孙悟空老家为山西娄烦说”的单方面认定,难免让人产生专家成为利益附庸的想法,甚至有“屁股决定脑袋”的嫌疑。

事实上,就笔者的观点,7000亩“大圣故里”背后有清晰的“72变”专家魅影——专家为谁说话取决于利益,取决于“屁股”而不是常识和真理。当你看到一些学者、教授甘愿为金钱出来冒天下之大不韪,就知道“72变”专家魅影并非虚言。

为了制造轰动效应,有的地方政府不顾事实,介入甚至干预学术研究,先立项,后考证,把不少故里之争当成吸纳海内外华人投资和发展旅游产业的突破口。而权力的营销模式显现无疑,当然,也产生权力自我营造的景观——7000亩“大圣故里”。在笔者看来,这是“景观思维”的显现。法国的思想大师居伊·德博尔在其著名的《景观社会》一书中认为在社会存在的层面上,景观意识形态成功遮蔽了现实的社会矛盾和冲突,他指出,人们陷入景观制造的世界中,疯狂追逐着景观幻象之时,对真实社会存在中发生的各种矛盾和冲突总是视而不见。简单地说,就是在景观思维逻辑之下,人们陷入了过度消费的虚妄和自大之中,以致带来了种种社会问题。而权力与景观思维的结合,必然带来“表演式的消费”,而这与公众需要的景观是背道而驰的。7000亩“大圣故里”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吗?

7000亩“大圣故里”背后的“72变”专家魅影应得到正视,而权力景观下的7000亩“大圣故里”,或是一个制造眼球效应的政绩和圈钱游戏。

新华网:开发孙悟空故里是一种文化脑残行为

小时候看《西游记》时曾问母亲:“我想跟孙悟空学七十二变,去哪里可以找到他。”母亲笑了笑说:“傻孩子,孙悟空是假的,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个人。”稍微长大一点才知道《西游记》是一部根据《大唐西域记》虚构的神魔小说。历史上有玄奘这个高僧,但是孙悟空、猪八戒这样的人物是绝对没有的。再说,孙悟空不就是一只猴子吗?如果猴子的故里也可以搞开发的话,那外国人估计也可以去开发人猿泰山的故里、金刚的故里、怪物史莱克的故里、加菲猫的故里了…… [详细]

中国新闻网:虚构的孙悟空哪来故里?

孙悟空是个虚构出来的人物,哪里来的故里?没想到,山西娄烦县竟然要开发“孙悟空故里景区”,这真是令人目瞪口呆。没有“名人”故里,生造出一个“故里”,连虚构人物也不放过。有了“故里”恐怕又要像平遥那样,出来叫屈,热热闹闹的“争抢”戏中,纳税人只能充当“傻子”…… [详细]

地府关于“孙悟空故里”开发问题致人间函

阴曹地府“黑白无常信息部”前日截获并破译了山西省娄烦县文物旅游局建设“花果山孙大圣故里风景区”的人间信息。该信息一经在阴曹地府公开,群鬼激愤、大为光火,今严正警告山西省娄烦县文物旅游局,未经阴曹地府审批擅自在人间开发“风景区”,严重侵犯阴间名鬼文化遗产的行为。现就阴间名人孙悟空的身份户籍作如下说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孙悟空故里之争白热化 山西欲建7000亩“花果山”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