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琮-咸鱼百科 pujcky bez registru online Třeboň pujcka online ihned bez registru Židlochovice online nové pujcky pred výplatou Kojetín studentské půjčky 2012 60000 pujcka rucitel pujci mi cofidid pokud mam zaznam registru neplaticu

全琮

全琮(198年[1]-240年代247年或249年[2]),字子璜,吴郡钱唐县(今浙江省杭州市西)人,三国时东吴的重要将领,为人谦恭而有谋,常以国家为重。妻子虽是孙权的长女孙鲁班,但仍能谦虚接士,毫不骄恣。先后拜封为阳华亭侯和钱塘侯,官至右大司马、左军师。

  生平

  以施慕名

全琮的父亲全柔,于汉灵帝时举孝廉,官至汉尚书郎右丞。适逢董卓作乱,全柔弃官回乡,州牧征聘其为别驾从事,拜会稽东部都尉。后来孙策袁术借兵后在扬州起兵,全柔知其能成事,于是举兵先往依附,孙策便表奏朝廷,以全柔为丹阳都尉。至孙权继承兄业,全柔迁任长史,到了赤壁之战战胜曹操后,全柔则担任桂阳太守。

某次,全柔命儿子全琮解送数千斛米粮到吴郡,以供市场作交易用途。可是全琮把米粮解到吴郡时却私自把米粮到处分派,结果乘着空船而回。

全柔知道后非常生气,正要问罪,全琮认罪并解释说:“我认为市场买卖并不是一件急事,可是天下的士大夫却面对着切身的危难,因此我以米粮赈济他们,只是没有及时向您作出报告。”

全柔了解到全琮的心思后压下怒火,并欣赏全琮的所为。后来中原人士因为避乱而多投奔南方,当时就有百多士人前往依靠全琮,全琮待人以诚,倾尽家有,并与一众作客者苦乐与共,因此无论相隔远近者,都对全琮的这些行径评价甚高。

不久,孙权任全琮为奋威校尉,授予数千兵马,命其讨伐山越。全琮乘此时募兵,获得万余精兵屯军牛渚。稍后迁昇为偏将军。

 见机立断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刘备部将关羽围困魏将曹仁于樊城、襄阳一带,全琮认为关羽后防空虚,机不可失,于是上奏孙权作出建议,并提出攻讨关羽之计。不过孙权早已与吕蒙私下计划如何袭击关羽,为保机密,唯有对全琮的表奏视而不见。及至后来,吴军成功擒杀关羽,孙权于公安置酒作贺,席上向全琮说:“你之前亦曾提及过这个战略,当时我虽然没有加以理会,但今日的胜利,你亦可说是立下功劳啊!”于是封全琮为阳华亭侯。

 勇决制胜

黄初元年(220年),魏国派出水军攻打东吴,孙权命吕范带领诸将抵抗魏兵,两军立营时已能互相望到对方,大战如箭在弦。魏军以轻船进行快速抄击,全琮于军中奋力守御,一直披甲不休,终于成功抵御魏军的突袭,并斩下魏将尹卢的首级,立下大功。战后获迁绥南将军,进封钱塘侯。黄初四年(223年),领任九江太守。

招降贼寇

黄初七年(228年),孙权亲到皖地命全琮跟从辅国将军陆逊袭击魏将曹休,结果大破曹休于石亭。当时丹阳、吴郡一带有民贼作乱,攻城略县,成为祸患,孙权便命全琮为东安太守。全琮到任后赏罚分明,招诱降伏贼寇,几年后有万余人。孙权召回全琮到牛渚,撤除东安郡。黄龙元年(229年),全琮任卫将军、左护军、徐州牧,更娶公主孙鲁班为妻,成为东吴的驸马。[3]

  养威持重

嘉禾二年(233年),全琮率领马步军队五万人,征讨六安。六安一带的百姓尽皆逃窜。当时全琮部下诸将正要分兵追捕百姓。全琮认为不妥,便说:“趁著混乱侥幸得利,又不采取万全之策,这不是国家的行为。如今分兵捕民,得失参半,又岂可称为万全呢?就算有所获利,不能有效地削弱敌人,以符合国家的期望。若我们与敌人相遇,损失也是非同小可。与其获罪,我宁愿身受其责,都不敢为了邀功而有负国家啊。”赤乌四年春正月(241年),大雪遍地有三尺之厚,鸟兽大半都死去。夏天四月,派遣卫将军全琮攻淮南,遏东兴堤水攻魏军,火烧安城邸阁,收归当地平民。威北将军诸葛恪攻六安,全琮大战王凌于芍陂,魏将秦晃的手下战死有十余人。车骑将军朱然围攻樊城,大将军诸葛瑾攻取柤中。全琮与王凌争芍陂水塘,力战连日,全琮不敌被王凌所击退,东兴堤被魏军毁坏,王凌乘胜斩杀吴五营将的秦儿和十数人,而张休和顾承奋力攻击王凌军。之后魏军在此地驻军,当时随全琮出征的两个儿子全绪、全端皆为将军,看见魏军已经驻扎屯住,随即发动反击,王凌军等人败退。[4]赤乌九年(246年),全琮升为右大司马、左军师。

  通达治体

全琮为人恭顺,善于对人婉转地作出规劝,其所发的言论,从不会轻易抵牾他人。孙权曾经遣将包围珠崖及夷州,在此之前他曾询问全琮对此行的意见,全琮便说:“以我国的威势,又有什么地方能不被我们攻下来呢?可是如今要进军的目的地属于殊方异域,又有大海之隔,那些地方水土奇特,瘴气含毒,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如果兵民出入这些地方,必定会生疾病,这些疾病在国内互相传染的话,是一件危险的事。因此奉命前往当地的人大多怀着畏惧之心,害怕会失去性命,在这种心态作祟之下,我军的收获又岂会丰盛呢?如果要牺牲沿岸的士兵,去求取低微的利益,这是一个令我感到不安的决定。”可惜孙权不肯接受全琮的规劝,坚持发兵,经历数年的行军,出国的士卒果然疫病横生,死者十居八九,令孙权深感后悔。后来孙权都会间中提及此事,不过全琮亦不愿孙权为此而不安,于是便说:“为在那个时候,没有向陛下作出规劝的人,我认为都是不忠之人。”

全琮在国内既为宗亲,又多战功,因此甚受亲重,其族中子弟都受宠显贵,赏赐往往有千金之数,不过全琮本人仍能做到谦虚接士,毫不骄恣。二宫之争因为全氏一族皆是支持孙霸为太子的派别,全琮的儿子一起诬陷支持孙和为太子为派系的顾谭、顾承等人,全琮无奈被卷进其中,陈寿评价全琮当世之才,但因为没有管住自己的儿子,而名节尽毁。赤乌十二年(249年),全琮逝世,其子全怿袭爵。后来全怿引军救诸葛诞于寿春,可是因锺会之计,而出城先降,[5]魏国便封全怿为平东将军,封临湘侯。全怿的侄儿全祎、全仪、全静等宗族子弟亦出城降魏,都在魏国获封郡守之任及列侯之爵。

  三国演义

全琮在《三国演义》里着墨处不多,后期战役常与朱桓出阵。初登场于第九十六回,其时周鲂行计引诱曹休走进陷阱,陆逊担任外应带兵伏击曹休。当时陆逊为了分兵三路以迎击曹休,便向孙权推荐朱桓与全琮为辅佐,孙权即命朱桓为左都督,全琮为右都督,以助陆逊。结果全琮引一军暗袭魏寨后方,与魏将薛乔对垒,大杀一阵击退薛乔,最后会合主军大败魏兵。在一百零五回中,诸葛亮逝世后,杨仪姜维等人护送其遗体到成都时,全琮曾奉孙权之命引军数万,屯于巴丘界口,目的是作为蜀国的近援,防止魏军乘丧入寇。

  家庭

 子

  •   全绪,扬武将军、牛渚督。孙亮即位,迁镇北将军,一子亭侯
  •   全寄,因党附鲁王孙霸于250年被处死
  •   全怿,母孙鲁班,后降魏
  •   全吴,母孙鲁班,都乡侯

  孙

  •   全祎,全绪子,后降魏
  •   全静,全怿兄子,后与其兄弟四人率军降魏
  •   全仪,全静弟,后降魏

  亲族

  •   全端,全琮从子,后降魏
  •   全翩,全琮从子,后降魏
  •   全缉,全琮从子,后降魏
  •   全尚,全琮兄子,被孙?所杀
  •   全纪,自杀
  •   全惠解,孙亮皇后

  评价

  •   陈寿:“全琮有当世之才,贵重于时,然不检奸子,获讥毁名云。”
  •   庞统:“卿好施慕名,有似汝南樊子昭。虽智力不多,亦一时之佳也。”
  •   徐众:“礼,子事父无私财,又不敢私施,所以避尊上也。弃命专财而以邀名,未尽父子之礼。”
  •   《吴书》:“初,琮为将甚勇决,当敌临难,奋不顾身。及作督帅,养威持重,每御军,常任计策,不营小利。”
  •   孙登:“诸葛瑾、步骘、朱然、全琮……忠于为国,通达治体。”
  •   裴松之:“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琮辄散父财,诚非子道,然士类悬命,忧在朝夕,权其轻重,以先人急,斯亦冯暖市义、汲黯振救之类,全谓邀名,或负其心。”

  注释

  1.   《建康实录》卷四
  2.   全琮生年《三国志》中无载,据许嵩《建康实录》卷二记载出生年为198年,全琮去世时的年龄为五十二岁。逝世时间略有差别,分别记载吴主传记载是247年春正月,而全琮传记载是249年春正月,建康实录则记载是249年冬。但《吴志·全琮传》裴注引韦昭《吴书》记载其子全绪在252年东关战役后去世,死时44岁。以此推算全绪出生于209年,则全琮早在12岁时即有长子。虽然古人很早结婚,但在12岁时即有儿子仍属少数。
  3.   《江表传》曾载:“孙权使儿子孙登领军出征,直至安乐一带,群臣对于孙登出军一事都不敢进谏。全琮就向孙权呈达密表说:‘自古以来,身为太子的人都不会亲自带领非主力的军队出征,从军时大多只担任“抚军”,在防守时则作为“监国”。如今太子自东面引军出战,实在是有违古制,我认为此事有点不妥。’孙权听罢认为有理,于是即令孙登回军。”当时的人都认为全琮的行为,能以恪守大臣应有礼节的方法,完成身为大臣应该完成的使命。
  4.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四年春正月,大雪,平地深三尺,鸟兽死者大半。夏四月,遣卫将军全琮略淮南,决芍陂,烧安城邸阁,收其人民。威北将军诸葛恪攻六安。琮与魏将王凌战于芍陂,中郎将秦晃等十余人战死。车骑将军朱然围樊,大将军诸葛瑾取柤中。
  5.   《王凌传》吴大将全琮数万众寇芍陂,凌率诸军逆讨,与贼争塘,力战连日,贼退走。
  6.   《三国志·张顾诸葛步传》先是,谭弟承与张休俱北征寿春,全琮时为大都督,与魏将王凌战于芍陂,军不利,魏兵乘胜陷没五营将(秦儿),军,休、承奋击之。遂驻魏师。时琮群子绪、端亦并为将,因敌既住,乃进击之。凌军用退。
  7.   《三国志·锺会传》:会建策,密为辉、仪作书,使辉、仪所亲信赍入城告怿等,说吴中怒怿等不能拔寿春,欲尽诛诸将家,故逃来归命。怿等恐惧,遂将所领开东城门出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全琮

顶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