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jcka online Litomyšl pujcky na op zabreh ihned sms pujcka online Bystřice pod Hostýnem co je zapotreby k pujcce na poste

荀彧

彧(注音:ㄒㄩㄣˊㄩˋ,拼音:xúnyù,163年-212年),字文若,颍川郡颍阴县(今河南许昌)人,东汉末年曹操帐下的政战两略谋臣;著名的战略家和政治家,被曹操称赞“吾之子房”。因其任尚书令,居中持重达十数年,被敬称为“荀令君”;官至汉侍中,守尚书令,魏廷追赠为太尉[参1],谥曰敬侯。

  生平

王佐之风

荀彧出身颍川荀氏,孙卿之后。其祖父荀淑知名当世,号为神君。其叔父荀爽领袖士人,97日做到三公高位。荀彧“少有才名”,南阳名士何颙曾经赞其为“王佐之才”。189年,举为孝廉,守宫令,再迁亢父令(音“刚甫”),弃官不就。董卓乱政,荀彧认为颍川为四战之地若兵祸兴起首当其冲,劝乡人转走它地以避祸乱,众人留恋故土,不愿搬走。荀彧独自将宗族大小迁往冀州投靠韩馥,后来颍川果然受到兵祸之苦。

东汉末年关东联军讨伐董卓,但貌合神离,互相侵夺。荀彧到达冀州时,渤海太守袁绍已袭取韩馥之位。袁绍奉荀彧为上宾。荀彧认为袁绍不能成大事,于191年投奔东郡太守曹操,曹操大喜过望盛赞其为:“吾之子房(张良)也。”遂任为奋武司马,时年廿九。一年后再为镇东司马。

谋能应机

194年,当曹操征陶谦时,陈宫张邈背叛曹操,迎接吕布。兖州只有三座城池(鄄城、范县、东阿)仍旧坚守。当时荀彧留守鄄城,郭贡率数万兵来到城下,荀彧要亲自出城见面,夏侯惇加以劝阻,但荀彧认为郭贡与吕布张邈等人素不相识,交情不深。此次来袭必定是计谋未定,趁著计谋未定的情况下说服他,就算是不为所用。也可使他中立,若先猜疑他,必激怒他而定计。荀彧便亲身赴见,郭贡看到荀彧私无惧意,也认为鄄城不容易攻取,便引兵离去。荀彧又与程昱夏侯惇力保三城,等待曹操回来。曹操从徐州回来,在濮阳击败了吕布,吕布东逃。

 世之论者

195年,曹操驻军乘氏县,大饥荒,人吃人。曹操向驻军巨野的吕布部将薛兰、李封发动攻击,吕布亲自援救,被曹操击败,撤退而走。曹操歼灭巨野守军,斩薛兰、李封,乘胜进驻乘氏。此时,徐州牧陶谦已死,曹操获悉后,打算趁机夺取徐州,再回军消灭吕布。荀彧劝阻说道:“高祖保关中和光武帝占据河内的故事,来提出先巩固自军才能取得天下,这样前行可以胜敌,退可以固守,虽然困难曲折,但可以完成大业。今薛兰、李封已被击败,陈宫不敢西顾。应该抓紧战机,收割熟麦,储存粮秣,积蓄实力,这样可以歼灭吕布。吕布破后,可以向南联合扬州,共讨袁术。控制淮水、泗水一带。若果放弃攻打吕布,多留兵不够上场用,少留兵则会令百姓来守城,不得采柴等。吕布必会乘虚而入,百姓必自危,我们只有鄄城、范、卫可全,其它地方会丢失。输了会丢失兖州,徐州攻不下,主公便没有安身之处。陶谦虽死,但徐州不易攻下,主公如果攻不下也没有收获,不出十天,十万的兵马还没有开战就已经疲困不堪。陶谦的子弟因为主公上次的耻辱,死战不会投降,就算能破也不能得到。固有舍这取其的事,以大换小,以安换危,以一时的权势,不为根基的稳固,三者是可以。但三者皆无一有利,希望将军深思熟虑。”曹操采纳荀彧的意见,放弃进攻徐州的企图。不久,曹操大败吕布,吕布连夜弃营撤往徐州。曹操乘胜攻取定陶城,并分别派出部队收复兖州各县,兖州遂平。

 明以举贤

196年8月,荀彧时34,提出迎汉献帝到许昌,不久就任侍中,守尚书令,参与军国大事,多次出谋画策,也举荐了荀攸锺繇郭嘉陈群杜袭司马懿、戏志才等谋士,建立起一个阵容强大的智囊团,成为曹操集团中首席谋士。205年,河东叛乱,曹操让荀彧举荐贤才,荀彧曰:“西平太守京兆杜畿,勇足以当难,智足以应变”。曹操遂让杜畿为河东太守。杜畿到任后,平定叛乱,广施仁政,在位16年,政绩获誉天下第一。207年,荀彧食邑千户,前后共计2千户,还要授以三公,荀彧使荀攸推辞十几次才作罢。

 机鉴先识

其间劝阻了曹操北伐袁绍,认为应先讨伐吕布,曹操遵从。官渡之战前,孔融曾对荀彧表示担心袁绍势强,但荀彧都分析袁绍君臣之错,后来正如他所预料。200年,在曹、袁对峙于官渡,曹操因缺粮而想撤退,但荀彧说:“虽粮少,但未及楚、汉在荥阳、成皋的时候。当时刘邦和项羽不肯先退,先退的人必被动。主公仅对方十分之一的兵力,就地坚守,扼对方咽喉不能进已经半年了。见敌势的锐气力竭,必将有变化之数,不能失去机会。”曹操看后下定决心,果然敌军有变数,最终击败袁绍。被封为万岁亭侯,食邑1千户。其间劝止曹操南征刘表、复置九州之事。

208年,曹操准备讨伐刘表,问计于荀彧,荀彧说:“今华夏已平,南土知困矣。可显出宛、叶而间行轻进,以掩其不意”。曹操南征,8月,刘表病死,曹操遂得荆州。

未能其志

212年,董昭等人认为曹操应当进爵“魏公”,并秘密的征求荀彧的意见。但荀彧认为,曹操“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曹操心头不忿,亦因此对荀彧不满。不久之后,正好曹操南征孙权,派荀彧到谯慰劳军队,乘机留下荀彧,并任荀彧为侍中、光禄大夫,持节,参丞相军事。曹操的军队到达濡须,荀彧因病留在寿春(今安徽寿县),忧郁而死(一说服毒自杀),终年50岁。谥号敬侯。次年,曹操进封魏公。

魏咸熙二年,被追赠为太尉。[注1]

  逸闻

 姿貌伟美

《典略》中形容荀彧“为人伟美”[注2],而潘勖为荀彧立碑文写道“瑰姿奇表”[参2]。狂士祢衡更说“文若可借面吊丧”,其意为荀彧有美貌,可以用来吊丧[注3]。其人可见是一美男子。

 持心平正

荀彧有一个无甚德才的同族亲戚,请求荀彧借尚书令的权力任他为议郎。荀彧笑着回应:“官职是用来彰显才能的。如果我这么做,众人要怎么说我呢?”《典略》以此为例,称赞荀彧不以权谋私。[注2]

《历代帝王图卷》中所绘陈朝皇帝戴的白帢均有岐(两侧伸展翘起的部分)[参3]

  触树成岐

曹操为提倡节俭,仿照古皮弁冠发明了一种帛制便帽——帢[参4]。据说起初帢是没有岐(分叉)的。有一次,荀彧走在路上,头戴的帢碰到树枝形成岐。时人仰慕荀彧,认为这样更美观,因此后来的帢上便有了岐[注4]。

 荀陈世交

据袁山松《后汉书》记载,荀彧的祖父荀淑和陈群的祖父陈寔交好,当时荀彧和陈群年纪尚小,也被家人抱着参加会面[注5]。鉴于荀彧出生时荀淑已死[注6],此事疑有附会成分,但流传甚广。古人更将两家会面与天上“德星聚”的现象联系起来[注7],德星乡[注8]、德星亭[注9]等因此而得名。

  争议

死因之谜

关于荀彧之死的原因有三种记载:

《三国志》本传:“以忧薨”(忧郁而死)。由于该记述过于简略,引发许多猜测[注10]。

《后汉书》、《魏氏春秋》:曹操赠送食物给荀彧,荀彧打开食器,见器中空无一物,领会曹操之意,因此服毒自尽。裴注引此说。[注11]

《献帝春秋》:曹操让荀彧杀伏后[注12],荀彧不从,故自杀。[注13]

 身份立场

荀彧到底是汉臣还是魏臣,正史对于荀彧的归属也有不同意见。陈寿《三国志》将荀彧与荀攸、贾诩同传,列位除夏侯氏、曹氏以外的魏臣之首[注14];范晔《后汉书》则将荀彧与郑泰、孔融并立一传,终视其为汉臣[注15],他也成为三国魏蜀吴三方割据势力在书中有传记的唯一一人[注16]。另,有论者认为《三国志》中“(帝)进彧为汉侍中”是“特笔”(当时魏国尚未建立,惟汉朝有侍中一职,本应写作“进彧为侍中”,特加“汉”字在书中仅此一例[注17]),陈寿在隐晦地暗示荀彧并非纯粹的魏臣[注18]。

后世学者多认为荀彧忠于汉室,早年支持曹操迎接汉献帝到许昌,令汉献帝受到保护,后来又反对曹操进为魏公,而为保汉室。但就因如此,与曹操理念背离。可是亦有部分论者认为他一直为曹氏服务,并非忠于汉朝,阻称魏公实为曹操着想。另外,有学者[谁?]主张,荀彧无法断定属汉臣抑或魏臣,而是身处汉魏矛盾之间。

  相关典故

 荀令留香

据东晋习凿齿《襄阳记》所载:“荀令君至人家,坐处三日香[参15]。”指荀彧于别人府上作客时,身上的熏香或香囊会令其坐处散发香气,达三日之久。此典故又有“令公香”、“令君香”、“荀令香”等称,形容高雅的香气和美好的风姿。《旧唐书》载“大历十才子”之一的李端曾献诗“熏香荀令偏怜小,傅粉何郎不解愁”。唐代王维《春日直门下省早朝》一诗中有“骑省直明光,鸡鸣谒建章。遥闻侍中珮,暗识令君香”句。李商隐《牡丹》诗中曾道“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李颀诗作《寄綦毋三》中有“顾眄一过丞相府,风流三接令公香”之语。李百药《安德山池宴集》诗则有“云飞凤台管,风动令君香”语。

坚壁清野

荀彧将徐州的守城方式总结为“坚壁清野”,即增强防御,转移城外物资和设施,使敌军既无法攻克城池,又得不到补给。后“坚壁清野”成为这类防守策略的代名词。《三国志·荀彧传》:“今东方皆以收麦,必坚壁清野以待将军。将军攻之不拔,略之无获,不出十日,则十万之众未战而自困耳。”《晋书·石勒载记》:“勒所过路次,皆坚壁清野,采掠无所获,军中大饥,士众相食。[参16]”秦观《鲜于子骏行状》:“远斥堠,谨烽火,坚壁清野,使寇无所获。”

  家族

主条目:颍川荀氏世系图

祖父

  •   荀淑,字季和,任朗陵令,有高才,汉顺、桓之时十分出名。有八子,人称“八龙”。

父辈

主条目:荀氏八龙

  •   荀俭,字伯慈
  •   荀绲,字仲慈,荀彧父亲,任济南相。
  •   荀靖,字叔慈,有德名,终身隐居,被名士许劭评与其弟荀爽“二人皆玉也,慈明(荀爽)外朗,叔慈(荀靖)内润。”
  •   荀焘,字慈光
  •   荀汪,字孟慈
  •   荀爽,字慈明,少时已经十分聪明,后被董卓强行征召,历任平原相、光禄勋、司空,九十五日就升任三公。
  •   荀肃,字敬慈
  •   荀旉,字幼慈

 兄弟

  •   荀衍,字休若,荀彧三兄。以监军校尉守邺,都督河北诸军事。太祖征袁尚,高干(袁绍外甥)密遣兵袭邺,衍逆觉,尽诛之。以功封列侯。
  •   荀谌,字友若,荀彧四兄[注19]。袁绍部下,与高干一起劝说冀州刺史韩馥投降。官渡之战败后,不知去向。

 妻

  •   唐氏,东汉中常侍唐衡之女。本嫁给傅公明,但傅公明不允,逼使荀绲接受联姻。据《三国志》裴注载:唐衡于延熹七年死,计彧于时年始二岁,则彧婚之日,衡之没久矣。
  •   有一妾,荀?母,于荀?六十岁时去世,享年九十岁[1]

 子

  •   荀恽,字长倩,嗣侯,官至虎贲中郎将。但因与曹植有交情,被曹丕憎恨,早卒。妻子为曹操之女安阳公主。
  •   荀俣,字叔倩,任御史中丞。
  •   荀诜,字曼倩,任大将军从事中郎,荀诜与刘邵册定法律,作《新律》、《律略》。又和司空陈群删约旧科,傍采汉律,定为魏法,早卒。
  •   荀?,字景倩,第六子,博学而意思慎密,任散骑侍郎,再任尚书。后仕于晋,位至太尉,封临淮康公。
  •   荀粲,字奉倩,魏晋玄学代表人物。娶著名的美人曹洪之女为妻。妻子病亡后,痛悼不能已,岁余亦亡,时年二十九。

 女婿

  •   陈群,字长文,曹魏大臣,九品中正制的创建者。

  •   荀攸,字公达,曹操重要谋士之一,虽为荀彧之侄,但年龄比其年长。

 孙

  •   荀甝,荀恽长子,本为散骑常侍,后进爵广阳乡侯,死时三十岁。
  •   荀霬,荀恽次子,官至中领军,死时谥贞侯,追赐骠骑将军。其妻为司马懿之女,与司马昭、司马师有交情。咸熙中,开建五等,后以著勋前朝,改封恺南顿子。
  •   荀寓,字景伯,荀俣之子,少与裴楷、王戎、杜默皆有名于京城,后来仕晋,位至尚书。

 曾孙

  •   荀?,字温伯,荀甝之子,为羽林右监,早卒。
  •   荀憺,荀霬长子,任少府。
  •   荀恺,字茂伯,荀霬次子,晋武帝时为侍中,位至征西将军
  •   荀悝,字茂中,荀霬三子,任护军将军,追赠车骑将军。
  •   荀羽,荀寓之子,位至尚书。

后世孙

  •   荀崧,字景猷,荀?之子,荀灌之父。官至光禄大夫。
  •   荀羡,字令则,荀崧之子。官至东晋北中郎将,徐、兖二州刺史,假节。时人称之为荀中郎。同时也娶公主,成为驸马。
  •   荀伯子,荀羡之孙。刘宋时代的御史中丞,也是《荀氏家传》的作者。

  评价

时人

  •   何颙:“王佐才也。”“颍川荀彧,王佐之器[参17]。”
  •   曹操:“吾之子房也。”“二荀令之论人,久而益信,吾没世不忘[注20]。”“忠正密谋,抚宁内外,文若是也,公达其次也[参18]。”“荀令君之进善,不进不休[注21][参19]。”“与君共事已来,立朝廷,君之相为匡弼,君之相为举人,君之相为建计,君之相为密谋,亦以多矣。”
  •   曹操《请爵荀彧表》[注22]:“臣闻虑为功首,谋为赏本,野绩不越庙堂,战多不逾国勋。是故典阜之锡,不后营丘,萧何之土,先于平阳。珍策重计,古今所尚。侍中守尚书令彧,积德累行,少长无悔,遭世纷扰,怀忠念治。臣自始举义兵,周游征伐,与彧戮力同心,左右王略,发言授策,无施不效。彧之功业,臣由以济,用披浮云,显光日月。陛下幸许,彧左右机近,忠恪祗顺,如履薄冰,研精极锐,以抚庶事。天下之定,彧之功也。宜享高爵,以彰元勋[注20]。”“守尚书令荀彧,自在臣营,参同计划,周旋征伐,每皆克捷。奇策密谋,悉皆共决。及彧在台,常私书往来,大小同策。《诗》美腹心,《传》贵庙胜,勋业之定,彧之功也。而臣前后独荷异宠,心所不安。彧与臣事通功并,宜进封赏,以劝后进者[参20]。”(荀彧辞让后曹操曰:“与君共事已来,立朝廷,君之相为匡弼,君之相为举人,君之相为建计,君之相为密谋,亦以多矣。夫功未必皆野战也,原君勿让[注20]。”)
  •   曹操《请增封荀彧表》:“昔袁绍侵入郊甸,战于官渡。时兵少粮尽,图欲还许,书与彧议,彧不听臣。建宜住之便,恢进讨之规,更起臣心,易其愚虑,遂摧大逆,覆取其众。此彧睹胜败之机,略不世出也。及绍破败,臣粮亦尽,以为河北未易图也,欲南讨刘表。彧复止臣,陈其得失,臣用反旆,遂吞凶族,克平四州。向使臣退于官渡,绍必鼓行而前,有倾覆之形,无克捷之势。后若南征,委弃兖、豫,利既难要,将失本据。彧之二策,以亡为存,以祸致福,谋殊功异,臣所不及也。是以先帝贵指纵之功,薄搏获之赏;古人尚帷幄之规,下攻拔之捷。前所赏录,未副彧巍巍之勋,乞重平议,畴其户邑。”(荀彧辞让后曹操曰:“君之策谋,非但所表二事。前后谦冲,欲慕鲁连先生乎?此圣人达节者所不贵也。昔介子推有言‘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君密谋安众,光显于孤者以百数乎!以二事相还而复辞之,何取谦亮之多邪!”)[注20]
  •   司马懿:“吾自耳目所从闻见,逮百数十年间,贤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注20]
  •   锺繇:“颜子既没,能备九德,不贰其过,唯荀彧然。”“夫明君师臣,其次友之。以太祖之聪明,每有大事,常先咨之荀君,是则古师友之义也。吾等受命而行,犹或不尽,相去顾不远邪!”[注20]
  •   陈群:“荀文若、公达、休若、友若、仲豫,当今并无对。”[注23]
  •   祢衡:“文若可借面吊丧[注3]。”“荀彧犹强可与语[注24]。”
  •   曹植:“如冰之清,如玉之洁;法而不威,和而不亵,百寮士庶,唏嘘沾缨,机女投杼,农夫辍耕,轮给辄而不转,马悲鸣而倚衡。”[参23]
  •   潘勖:“夫其为德也,则主忠履信,孝友温惠,高亮以固其中,柔嘉以宣其外,廉慎以为己任,仁恕以察人物,践行则无辙迹,出言则无辞费,纳规无敬辱之心,机情有密静之性。若乃奉身蹈道,勤礼贲德,后之事间,匪云予克。然后教以黄中之睿,守以贞固之直。注焉若洪河之源,不可竭也;确焉若华岳之停,不可拔也。故能言之斯立,行之期成。身匪隆污,直哉惟情。紊纲用乱,废礼复经。于是百揆时序,王猷允塞,告厥成功,用俟万岁。”[参2]
  •   鱼豢:“彧折节下士,坐不累席。其在台阁,不以私欲挠意。”
  •   后世
  •   王导:“昔魏武,达政之主也;荀文若,功臣之最也。”
  •   王羲之:“荀、葛各一国佐命宗臣,观其辙迹,实奇士也。然荀获讥于忧卒,意长恨恨,谓其弘济之心,宜被大道;诸葛经国达治无间然,处事而无玷累,获全名于数代。至于建鼎足之势,未能忘已,所谓命世大才,以天下为心者,容得尔乎?”
  •   陈寿:“荀彧清秀通雅,有王佐之风,然机鉴先识,未能充其志也。”
  •   裴松之:“世之论者,多讥彧协规魏氏,以倾汉祚;君臣易位,实彧之由。虽晚节立异,无救运移;功既违义,识亦疚焉。陈氏此评,盖亦同乎世识。臣松之以为斯言之作,诚未得其远大者也。彧岂不知魏武之志气,非衰汉之贞臣哉?良以于时王道既微,横流已极,雄豪虎视,人怀异心,不有拨乱之资,仗顺之略,则汉室之亡忽诸,黔首之类殄矣。夫欲翼赞时英,一匡屯运,非斯人之与而谁与哉?是故经纶急病,若救身首,用能动于崄中,至于大亨,苍生蒙舟航之接,刘宗延二纪之祚,岂非荀生之本图,仁恕之远致乎?及至霸业既隆,翦汉迹著,然后亡身殉节,以申素情,全大正于当年,布诚心于百代,可谓任重道远,志行义立。谓之未充,其殆诬欤!”
  •   范晔:“自迁帝西京,山东腾沸,天下之命倒县矣。荀君乃越河、冀,闲关以从曹氏。察其定举措,立言策,崇明王略,以急国艰,岂云因乱假义,以就违正之谋乎?诚仁为己任,期纾民于仓卒也。及阻董昭之议,以致非命,岂数也夫!世言荀君者,通塞或过矣。常以为中贤以下,道无求备,智筭有所研疏,原始未必要末。斯理之不可全诘者也。夫以卫赐之贤,一说而毙两国。彼非薄于仁而欲之,盖有全必有丧也,斯又功之不兼者也。方时运之屯邅,非雄才无以济其溺,功高埶彊,则皇器自移矣。此又时之不可并也。盖取其归正而已,亦杀身以成仁之义也。”赞曰:“公业称豪,骏声升腾。权诡时偪,挥金僚朋。北海天逸,音情顿挫。越俗易惊,孤音少和。直辔安归,高谋谁佐?彧之有弼,诚感国疾。功申运改,迹疑心一。”
  •   袁宏:“魏之平乱,资汉之义,功之克济,荀生之谋,谋适则勋隆,勋隆则移汉。刘氏之失天下,荀生为之也。若始图一匡,终与势乖,情见事屈,容身无所,则荀生之识为不智矣。若取济生民,振其涂炭,百姓安而君位危,中原定而社稷亡,于魏虽亲,于汉已疏,则荀生之功为不义也。夫假人之器,乘人之权,既而以为已有,不以仁义之心,终亦君子所耻也。一污犹有惭色,而况为之谋主,功奋于当年,迹闻于千载,异夫终身流涕,不敢谋燕之徒隶者,自已为之功而己死之,杀身犹有余愧,焉足以成名也。惜哉!虽名盖天下而道不合顺,终以忧卒,不殒不与义。故曰:‘非智之难,处智之难;非死之难,处死之难。’呜呼,后之君子,默语行藏之际,可不慎哉[参24]!”“文若怀独见之照,而有救世之心,论时则人方涂炭,计能则莫出魏武,故委图霸朝,豫谋世事。举才不以标鉴,故人亡而后显;筹画不以要功,故事至而后定。虽亡身明顺,识亦高矣[注25]。”又诗赞:“英英文若,灵鉴洞照。应变知微,颐奇赏要。日月在躬,隐之弥曜。文明暎心,钻之愈妙。沧海横流,玉石俱碎。达人兼善,废己存爱。谋解时纷,功济宇内。始救生灵,终明风概[注25]。”
  •   傅玄:“荀令君之仁,荀军师之智,斯可谓近世大贤君子矣。荀令君仁以立德,明以举贤,行无谄赎,谋能应机。孟轲称‘五百年而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命世者’,其荀令君乎!”[注21]
  •   刘穆之:“我虽不及荀令君之举善,然不举不善。”[参26]
  •   朱敬则:“神人无功,达人无迹。张子房元机孤映,清识独流。践若发机,应同急箭;优游澹泊,神交太虚,非诸人所及也。至若陈平、荀彧、贾诩、荀攸、程昱郭嘉、田丰、沮授、崔浩、张宾等,可谓天下之菁英。帷幄之至妙,中权合变,因败为功,爰自秦汉,讫于周隋。”
  •   苏图元:“张宾崔浩,曾施神国之谋。荀彧田丰,亦运制胜之策。”
  •   王通:“生以救时,死以明道,荀氏有二仁焉。”[参27]
  •   杜牧:“荀文若为操画策取兖州,比之高、光不弃关中、河内;官渡不令还许,比楚、汉成皋。凡为筹计比拟,无不以帝王许之,海内付之。事就功毕,欲邀名于汉代,委身之道,可以为忠乎?……教盗穴墙发柜,多得金玉,已复不与同挈,得不为盗乎?何况非盗也。文若之死,宜然耶。”[参28]
  •   严从:“又文若清淑沈懿,有颜氏之德;灵鉴洞照,有子房之能;推功给下,有终始之勤;笃谊守节,有风云之概:叹王室之多故,怀黍离以永吟,遂委忠曹公,冀图匡复。而天命潜革,人心则殊,姑回备物之谟,卒抗非常之锡,虽欲匡上以德,翻乃杀身成仁。夫仁义岂有恒?在乎不舍道而已。是故比干湛身于殷后,微子抗迹于周邦:虽二美同归,而三仁齐致。”[参29]
  •   宋祁:“荀彧之于曹操,本许以天下,及议者欲加九锡,彧未之许,非不之许,欲出诸己耳。操不悟,遽杀之。然则天夺其爽以诛彧,宁不信乎?”[参30]
  •   苏轼:“汉末大乱,豪杰并起。荀文若,圣人之徒也,以为非曹操莫与定海内,故起而佐之。所以与操谋者,皆王者之事也,文若岂教操反者哉?以仁义救天下,天下既平,神器自至,将不得已而受之,不至不取也,此文王之道,文若之心也。及操谋九锡,则文若死之,故吾尝以文若为圣人之徒者,以其才似张子房而道似伯夷也。”[参31]
  •   苏辙:“荀文若之于曹公,则高帝之子房也。董昭建九锡之议,文若不欲,曹公心不能平,以致其死,君子惜之。或以为文若先识之未究,或以为文若欲终致节于汉氏。二者皆非文若之心也。文若始従曹公于东郡,致其算略,以摧灭群雄,固以帝王之业许之矣,岂其晚节复疑而不予哉!方是时,中原略定,中外之望属于曹公矣,虽不加九锡,天下不归曹氏而将安往?文若之意,以为劫而取之,则我有力争之嫌,人怀不忍之志,徐而俟之,我则无嫌而人亦无憾。要之必得而免争夺之累,此文若之本心也。惜乎曹公志于速得,不忍数年之顷,以致文若之死。九锡虽至,而禅代之事,至子乃遂。此则曹公之陋,而非文若之过也。”[参32]
  •   司马光:“孔子之言仁也重矣,自子路、冉求、公西赤门人之高第,令尹子文、陈文子诸侯之贤大夫,皆不足以当之,而独称管仲之仁,岂非以其辅佐齐桓,大济生民乎!齐桓之行若狗彘,管仲不羞而相之,其志盖以非桓公则生民不可得而济也,汉末大乱,群生涂炭,自非高世之才不能济也。然则荀彧舍魏武将谁事哉!齐桓之时,周室虽衰,未若建安之初也。建安之初,四海荡覆,尺土一民,皆非汉有。荀彧佐魏武而兴之,举贤用能,训卒厉兵,决机发策,征伐四克,遂能以弱为强,化乱为治,十分天下而有其八,其功岂在管仲之后乎!管仲不死子纠而荀彧死汉室,其仁复居管仲之先矣!而杜牧乃以为‘彧之劝魏武取兖州则比之高、光,官渡不令还许则比之楚、汉,及事就功毕,乃欲邀名于汉代,譬之教盗穴墙发匮而不与同挈,得不为盗乎?’臣以为孔子称‘文胜质则史’,凡为史者记人之言,必有以文之。然则比魏武于高、光、楚、汉者,史氏之文也,岂皆彧口所言邪!用是贬彧,非其罪矣。且使魏武为帝,则彧为佐命元功,与萧何同赏矣;彧不利此而利于杀身以邀名,岂人情乎?”[参33]
  •   唐庚:“董昭建议曹公宜进爵国公、九锡备物,以彰殊勋。荀彧称曹公兴师,本为朝廷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曹公由是不平,彧以忧卒。论者曰:彧叶规曹氏,以倾汉祚,晚节立异,无救运移。昔管仲相桓公,伐山戎、伐陈蔡、伐楚、伐晋,其意欲尊周尔,而桓公遂有封禅之志。文若依曹公,平青徐、平许洛、平河朔、平汉南,其志欲尊汉耳,而曹公遂有九锡之议。管仲知封禅之不可许也,故设词以拒之;文若知九锡之不可长也,故逊词以却之。管仲幸,故桓公从其说,以全勤王之功;文若不幸,故曹公不用其语,以成窃国之祸。究其终始,幸与不幸异耳,用心岂不同耶!论者何得非之!”[参34]
  •   洪迈:“荀彧、荀攸、郭嘉皆腹心谋臣,共济大事,无待赞说。其余智效一官,权分一郡,无小无大,卓然皆称其职。”
  •   陈亮:“彼荀彧智谋百出,而不足以知天下之大计,徒见荆州四达,英雄之所必争,而巴蜀险阻非图天下者之所急,及熙尚平,遂教之南征荆州,责贡之不入,而不知大略之士常留所必争者以饵敌,而从事乎不足急者,以蹙之也。”
  •   陈普:“乱离拣得一枝栖,得路争知却是迷。曹操若逢诸葛亮,暮年当作汉征西。”
  •   程颢/程颐:“在道为不忠,在彧为不智。如以为事固有轻重之权,吾方以天下为心,未暇恤人议已也,则枉己者未有能直人者也。”程颐:“彧才高识不足。”“不是王佐才。”[参35]
  •   李纲:“若彧之智略,岂不知操之奸雄,必至于篡汉而取之,九锡之议,终不可止乎!其意以谓阻而少缓之,操未必怒,足以取为汉之名;而不知操之以是为慊。史谓彧忠于汉而杀身成仁者,论其迹而不论其心之过也。”[参36]
  •   郝经:“曹操险谲无行,阴图篡窃,有识之士方遁逃避匿之不暇,安肯身事之而蹈其难哉。……荀彧之委质,已失其身矣。既运筹决策,相与取汉,则魏室佐命元臣。及其忤意不容,以汉尚书令自杀,则亦操之欲题其墓道为征西将军曹侯也。……或者与彧为管仲之仁,管仲不死子纠,而荀彧死汉室,其仁复居管仲之先。……彧以智计佐操,挟天子令诸侯,征伐四克,其名为汉,其实皆篡窃之私也。视其掠杨彪、诛孔融,弱寡王室,曾无一辞,十分天下而有其八。既已为丞相,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不在于九锡之受否也。故彧以为不必受,有其实不必有其名,以是忤操,饮药而卒尔。以死事魏,非死汉室也。……荀彧佐操篡汉篡械,既具知不免,而始自裁,则亦召忽之谅也,又焉得为管仲之仁乎。若彧者,特莽之孝元后之节也。……若彧者,则亦小人之仁也。其比曹操以高光,袁曹为楚汉,则固彧之志也。不得其说,从而为之辞,以为史氏之文,则史之所载,援引比拟者,皆非其人之言而不可信矣。怙彧一时之私,并误历代信史,又不可之甚也。钟繇称彧为颜子,操称攸为颜子。夫颜子与禹稷未易地尔,岂以谲计教人篡窃者邪?故二荀之颜子,曹操之周文,曹丕之舜禹,皆以盗贼自名圣贤,欺天下之甚者也。”“文若英英,龙孙凤雏。洞鉴知防,跃渊择梧。略包河山,几先神(阙)。仗义匡时,匪人自凂。帝师王佐,与盗共窃。偾掷失声,碎此明月。”
  •   朱元璋:“王保保以铁骑劲兵,虎踞中原,其志殆不在曹操下,使有谋臣如攸、彧,猛将如辽、郃,予两人能高枕无忧乎。”
  •   罗贯中《三国演义》:“颍上荀文若,人称王佐才。声名齐五岳,功业震三台。孟德无终始,留侯不再来。忠心怀恨死,天下尽悲哀!”
  •   袁宏道:“投身刀戟之林,濒死不悔,不尽其用不止者,张子房、荀文若、贾诩之流是也。”
  •   王夫之:“荀彧拒董昭九锡之议,为曹操所恨,饮药而卒,司马温公许之以忠,过矣。乃论者讥其为操谋篡,而以正论自诡,又岂持平之论哉?彧之智,算无遗策,而其知操也,尤习之已熟而深悉之;违其九锡之议,必为操所不容矣,姑托于正论以自解,冒虚名,蹈实祸,智者不为,愚者亦不为也,而彧何若是?夫九锡之议兴,而刘氏之宗社已沦。当斯时也,茍非良心之牿亡已尽者,未有不恻然者也。彧亦天良之未泯,发之不禁耳,故虽知死亡之在眉睫,而不能自已。于此亦可以征人性之善,虽牿亡而不丧,如之何深求而重抑之!……彧之失,在委身于操而多为之谋耳。虽然,初起而即委身于操,与华歆王朗之为汉臣而改面戴操者,抑有异矣。……且彧之为操谋也,莫著于灭袁绍。绍之为汉贼也,不下于操,为操谋绍,犹为绍而谋操也。汉之贼,灭其一而未尝不快,则彧为操谋,功与罪正相埒矣。若其称霸王之图以歆操,则怀才亟见,恐非是而不为操所用也,则彧之为操谋也,亦未可深罪也。试平情以论之,则彧者,操之谋臣也,操之谋臣,至于篡逆而心怵焉其不宁,左掣右曳以亡其身,其天良之不昧者也。并此而以为诡焉,则诬矣。”[参37]
  •   何焯:“彧以争九锡建国自杀,岂可挤之附曹之列?南宋人持论太峻,病在不详考本末耳。”[参14]
  •   李光地:“考彧本末,诚不宜深贬。由其前事,则管子之于桓公,推其晚节,则龚胜之于王莽也。当曹丕登坛之顷,王朗华歆之徒如有能引义深规仰药不臣者,君子犹将许之,况睹逆节于未萌者乎?然则管宁、荀彧虽黾勉于乱世,其行必不绝于《春秋》也。”[参14]
  •   顾千里:“汉末崇尚志节,文若又名家之子,故虽委身曹氏,卒亦畏忌清议,欲稍示异同,以免世讥。度其隐情,谓君臣之契素厚,不至中否。及以忧殒命,则操之猜忍实甚,非所及料也。裴氏以为翼赞时英,以延刘祚,亡身殉节,以申素情,非其理矣。汉魏之交,名士如华子鱼辈,希操意旨,无所不为。文若犹为顾惜廉耻,君子盖重伤之。然其进退失据,实有如时人所讥者。裴氏乃以不情之论掩其实而张其美,亦何益矣!”[参14]
  •   孙奇逢:“如荀彧、刘穆之之徒,始从操裕,岂遂欲弑逆哉?惟其渐渍顺长而势卒至此耳。虽然自弑,逆以下苟一事不道,而苟从之,皆为失大臣事。”
  •   赵翼:“论者或谓末路虽以失操意而死,而当其初去袁绍就操时,值吕布攻兖州,彧为操坚守鄄城及范、东阿以待操,谓‘昔汉高先定关中,光武先取河内以为基,此三城即操之关中、河内也。’后又劝操迎天子,谓‘晋文纳襄王而定霸,汉高发义帝丧而得诸侯。’是早以帝王创业之事劝操,何得谓之尽忠于汉?不知献帝遭董卓大乱之后,四海鼎沸,强藩悍镇,四分五裂。彧计诸臣中非操不能削群雄以匡汉室,则不得不归心于操而为之尽力,为操即所以为汉也。其初劝操迎天子,谓操曰‘将军虽御难于外,乃心无不在王室,是将军匡天下之素志也。诚因此时奉主上以从民望,大顺也;秉至公以服雄杰,大略也;扶弘义以致英俊,大德也。’是可知彧欲藉操以匡汉之本怀矣。且是时,操亦未遽有觊觎神器之心也。及功绩日高,权势已极,董昭等欲加以上公九锡,则非复人臣之事。彧亦明知操之心已怀僭妄,而终不肯附和,姑以名义折之,卒之见忌于操,而饮药以殉。其为刘之心,亦可共白于天下矣。”[参12]
  •   独孤微生:“荀文若、周公瑾、陈元龙、贾文和之流皆一时之魁奇俊杰也。”
  •   现、当代
  •   孙明君:“从理性出发,从现实出发,荀彧清醒地认识到汉不可为,于是他拥护曹操重造天下的大业,并建立了赫赫功绩。同时,他与旧王朝之间在情感上又有藕断丝连的联系,封建伦理纲常礼教的阴影亦笼罩在他的心头,让他难以挣脱。”[参38]
  •   何兹全:“沮授、荀彧和诸葛亮一样,都是三国时期第一流的智慧人物。”
  •   后世创作与民间形象

  诗词

由于荀彧仪容俊美,又有留香之名,后世诗词中除直接用荀令香的典故外,也常常将荀彧的形象简化,作为指代名士、美男子、情郎的意象。如李商隐《韩翃舍人即事》:“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白居易《三月三日祓禊洛滨》:“妓接谢公宴,诗陪荀令题。”吕渭老《品令》:“宝香玉佩,暗解付与,多情荀令。”周密《祝英台近》:“香减春衫,老却旧荀令。”

电玩游戏

  •   真三国无双系列(光荣公司开发,大原崇配音)

小说

朱鼎臣辑本《三国志传》中“荀彧夜论天机”的情节和插图

在《三国演义》中,荀彧是曹操军中的大脑,军事、内政、战略等才能兼备的综合型谋臣;参与多场战役的参谋和战略的规划,为曹操应对大局的变化。

荀彧初登场于第十回“勤王室马腾举义报父仇曹操兴师”。其时曹操在兖州招贤纳士,荀彧与其侄荀攸共往相投,成为曹操旗下的重要谋士。曹操初与荀彧交谈,便已惊叹荀彧是“吾之子房”。荀彧又向曹操举荐程昱及郭嘉。

荀彧深谋有智。

第十一回曹操兴兵讨陶谦于徐州,荀彧与程昱留守根据地兖州,遇上吕布偷袭,二人设计死守鄄城、东阿等三城,力保不失。

徐州之役后,荀彧献策吸纳汝南一带的黄巾势力,建立青州兵集团,令曹操得以滋养势力。

后来荀彧又劝曹操乘献帝出走的时候勤王迎帝,一方面让曹操得以挟君以令天下,另一方面也令汉室得以保存。

第十四回,荀彧晋升侍中尚书令。后献“二虎竞食之计”诱使刘备与吕布互相残杀,被刘备识破后又献“驱虎吞狼之计”,令袁术刘备开战,吕布果然如荀彧所料乘机攻取徐州。

第二十三回曹操于祢衡前赞扬“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深智远,虽萧何、陈平不及也”,祢衡却反讽荀彧只能用来“吊丧问疾”。

荀彧多次为曹操留守许都,包括征张绣、官渡之战和南征荆州、江东等地时。

荀彧擅长评价人物,曾与孔融争辩,一席话将袁绍手下谋士将领的缺点一一道出;亦看出刘备英雄之才,建议曹操杀之以绝后患,但曹操没有听从。

荀彧亦善占卜术数,第二十四回曹操征刘备于小沛时,大风吹折军旗,荀彧便算出刘备军必定派人劫寨。在某些版本中,荀彧还凭借夜观天象预言汉朝气数将尽,接替汉的必定是曹魏[注26]。

第六十一回,曹操野心渐露,与手下董昭等互谋自尊为魏公,加九锡。荀彧以大义劝谏,仍未能阻止董昭上表,更触动曹操的加害之心。后来曹操南征,令荀彧同行,荀彧知曹操意图加害,故托病止步于寿春。谁知曹操送来饮食一盒,内无一物,暗示要荀彧自行了断。荀彧理解其意,亦知在数难逃,决定服毒自杀,终年50岁。曹操甚为懊悔,命厚葬之。作者留诗叹道:“文若才华天下闻,可怜失足在权门。后人漫把留侯比,临殁无颜见汉君。”

  影视

  •   1983年电影《华佗与曹操》:丁嘉元饰演荀彧
  •   1987年歌仔戏《金缕歌》:柯佑民饰演荀彧
  •   1994年电视剧《三国演义》:顾岚饰演荀彧
  •   1996年电视剧《三国英雄传之关公》:彭祥瑛饰演荀彧
  •   1999年电视剧《曹操》:于和伟饰演荀彧
  •   2002年电视剧《洛神》:骆应钧饰演荀彧
  •   2010年电视剧《三国》:李建新饰演荀彧
  •   2012年电视剧《回到三国》:蒋志光饰演荀彧
  •   2013年电视剧《曹操》:阚金明饰演荀彧
  •   2017年电视剧《军师联盟》:王劲松饰演荀彧
  •   2018年电视剧《三国机密》:王仁君饰演荀彧

 漫画

  •   《火凤燎原》中,荀彧是谋士学府“水镜府”的门生,是司马徽的弟子,更是名闻天下的军师集团“水镜八奇”中的“二奇”。其计谋风格是“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擅长内政及外交,走“养”之路及“光明”之路。荀彧与汉王室关系密切,深得献帝信赖,是为曹操建立地位的重要谋士。[注27]
  •   《苍天航路》中的荀彧看似天真诙谐、其貌不扬,却隐藏着深谋远虑。
  •   《武灵士三国志》中,荀彧的转世武灵士任曹操所在公司的常务董事,因背负宿命而患不治之症,住在无菌室内疗养。

  注释

  •   《三国志·荀彧传》注引《魏氏春秋》
  •   《三国志·荀彧传》裴注引《典略》
  •   《三国志·荀彧传》裴注引《衡别传》:(衡)又见荀有仪容,赵有腹尺,因答曰:“文若可借面吊丧,稚长可使监厨请客。”其意以为荀但有貌,赵健啖肉也。
  •   《宋书·礼志》:徐爰曰:“俗说帢本未有岐,荀文若巾之,行触树枝成岐,谓之为善,因而弗改[参5]。”《太平御览》引《傅子》:幍[㡊]先未有岐,荀文若巾触树成岐,时人慕之,因而弗改[参6]。
  •   《太平御览》引袁山松《后汉书》:荀淑与陈寔神交,及其弃朗陵而归也,数命驾诣之。淑御,慈明从,叔慈抱孙文若而行,寔亦令元方侍侧,季方作食,抱孙长文而坐,相对怡然。[参7]
  •   据《三国志》,荀彧生于163年。据范晔《后汉书》,荀淑亡于149年。
  •   《世说新语》注引檀道鸾《续晋阳秋》:陈仲弓从诸子侄造荀父子,于时德星聚,太史奏:“五百里贤人聚。”[参8]
  •   《太平寰宇记》:时同郡人陈寔为太丘长,奕叶贤德,往诣荀门,陈君使元方为御,季方从后,孙子长文尚幼,抱之于膝,君使叔慈应门,慈明行酒,自余六龙侍侧,孙文若犹小,坐之于懐。言语三日,德星为之聚。太史奏曰:“五百里内有贤人集,故德星为之聚。”因名荀里曰德星乡,今(颍川)郡城西南故宅是也。[参9]
  •   颍川有德星亭[参9]。朱熹据《续晋阳秋》为建阳考亭陈氏离榭命名“聚星亭”[参10]。
  •   司马光认为这表示陈寿并不确定荀彧的死因:“陈《志·彧传》曰‘以忧薨’。范《书·彧传》曰‘操馈之食,发视,乃空器也,于是饮药而卒。’孙盛《魏氏春秋》亦同。按:彧之死,操隠其诛。陈寿云‘以忧卒’,盖阙疑也。今不正言其饮药,恐后世为人上者谓隠诛可得而行也。”[参11]
  •   《三国志·荀彧传》裴注引《魏氏春秋》
  •   按书中所述,前因之一是荀彧看过伏皇后请伏完诛杀曹操的密信,当时隐而不报,后又因惧怕事发向曹操告密,被曹操看穿其谎言。裴松之认为此事荒诞不经:“《献帝春秋》云彧欲发伏后事而求使至邺,而方诬太祖云‘昔已尝言’。言既无征,回讬以官渡之虞,俯仰之间,辞情顿屈,虽在庸人,犹不至此,何以玷累贤哲哉!凡诸云云,皆出自鄙俚,可谓以吾侪之言而厚诬君子者矣。袁?虚罔之类,此最为甚也。”
  •   《三国志·荀彧传》裴注引《献帝春秋》
  •   《三国志·庞统法正传》亦称荀彧为魏臣:“拟之魏臣,统其荀彧之仲叔,正其程、郭之俦俪邪?”
  •   《廿二史札记》:荀彧传,后汉书与孔融等同卷,则固以为汉臣也。陈寿魏志,则列于夏侯惇、曹仁等之后,与荀攸、贾诩同卷,则以为魏臣矣。[参12]
  •   《廿二史札记》:惟荀彧一传,陈寿以其为操谋主,已列魏臣传内。蔚宗以其乃心王室,特编入汉臣,此则其主持公道处。[参12]
  •   郝经基于同样的理由认为此处只是纰误:“陈《志》云‘进彧为汉侍中’,通《志》无‘汉’字与此合。是时魏国未建,何得加‘汉’字?《志》误。”[参13]
  •   《三国志集解》:李清植曰:史于彧官独书“汉”,盖原其本志,非魏纯臣,与攸、诩等异。潘眉曰:大书“汉”侍中,是特笔。弼按:魏国初建在建安十八年,事见《武纪》。建安初元,无所谓“魏”,安得有台?……论者或谓《卫觊传》“觐[觊]还汉朝为侍郎”、《卫臻传》“臻为汉黄门侍郎”皆书“汉”字,似非有抑扬褒贬之意存乎其间,不知卫觐[觊]之汉侍郎在为魏侍中之后,卫臻之汉侍郎乃为奉诏聘贵人于魏之张本,均在魏国既建以后,究与文若之例不能无别。纯臣衷曲,良史孤怀,是在读史者之善自得之耳。[参14]
  •   此据裴注引《荀氏家传》。按《三国志》本传,荀谌为荀彧弟。
  •   《三国志·荀彧传》裴注引《彧别传》
  •   《三国志·荀攸传》裴注引《傅子》[参18]
  •   《彧别传》与《后汉纪》均记载建安八年曹操请封荀彧,而文字完全不同。
  •   《三国志·荀彧传》裴注引《荀氏家传》
  •   《抱朴子·弹祢》:衡……呼孔融为大儿,呼杨修为小儿。荀彧犹强可与语,过此以住,皆木梗泥偶,似人而无人气,皆酒瓮饭囊耳[参21]。另见《金楼子·立言》[参22]。
  •   《晋书·袁宏传》引《三国名臣颂》[参25]
  •   黄正甫本与朱鼎臣本中均有此情节。黄正甫本“迁鸾舆曹操秉政”一回中作:“操当晚潜步帐外,窃听二人于黑地密语,见荀彧问荀攸曰:“太白犯镇星于斗牛,太白又会于天关,金、火交会,必有新天子出。吾观大汉气数终矣。魏、晋之间,承汉天下者,必魏也。能安天下者必曹也。”朱鼎臣本文字基本与此一致。
  •   亦有同名游戏,但人物设定与漫画一致,故不再单列。

  参考文献

  1.   《三国志·魏书·荀彧传》
  2.   《后汉书·荀彧传》
  3.   《晋书·卷三十九·荀?传》,房玄龄等著。
  4.   潘勖《尚书令荀彧碑》,现存文字辑于《全后汉文·卷八十七》,严可均辑。
  5.   孙机.中国古舆服论丛(增订本)第二版.文物出版社.2001年12月:404–405.ISBN9787501006557(中文(简体)‎).
  6.   《三国志·卷一·武帝纪》,陈寿著,裴松之注。
  7.   《宋书·卷十八·礼志五》,沈约著。
  8.   《太平御览·卷六百八十八》,李昉等编。
  9.   《太平御览·卷四百三十二》,李昉等编。
  10.   《世说新语·德行》,刘义庆著,刘孝标注。
  11.   《太平寰宇记·卷七》,乐史著。
  12.   朱熹《聚星亭画屏赞序》,收于《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
  13.   《资治通鉴考异·卷三》,司马光著。
  14.   《廿二史札记·卷六》,赵翼著。
  15.   《续后汉书·卷三十一·荀彧传》,郝经撰。
  16.   《三国志集解》,卢弼撰。
  17.   《艺文类聚·卷七十》,欧阳询等编。
  18.   《晋书·卷一百四·石勒载记上》,房玄龄等著。
  19.   《后汉书·卷六十七·何颙传》,范晔著。
  20.   《三国志·卷十·荀攸传》,陈寿著,裴松之注。
  21.   《晋书·卷三十九·荀勖传》,房玄龄等著。
  22.   《后汉纪·卷二十九·孝献皇帝纪》,袁宏著。
  23.   《抱朴子外篇·卷四十七·弹祢》,葛洪著。
  24.   《金楼子·卷四·立言篇》,萧绎著。
  25.   曹植《光禄大夫荀侯诔》
  26.   《后汉纪·卷三十·孝献皇帝纪》,袁宏著。
  27.   《晋书·卷九十二·袁宏传》,房玄龄等著。
  28.   《宋书·卷四十二·刘穆之传》,沈约著。
  29.   《中说·卷四·周公篇》,王通著。
  30.   杜牧《题荀文若传后》
  31.   严从《拟三国名臣赞序》
  32.   《宋景文公笔记》,宋祁著。
  33.   苏轼《武王非圣人》
  34.   苏辙《历代论三·荀彧》,收于《栾城后集·卷九》。
  35.   《资治通鉴·卷六十六》,司马光着。
  36.   唐庚《三国杂事》
  37.   《二程遗书》,朱子编。
  38.   李纲《论荀彧》,收于《梁溪集》。
  39.   《读通鉴论·卷九·献帝》,王夫之著。
  40.   孙明君.荀彧之死.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咸鱼百科 » 荀彧

顶 (0)

相关推荐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